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岁月留痕--季全保博客 http://blog2.cz001.com.cn/?1192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与屠岸先生二三事

热度 13已有 1078 次阅读2017-12-20 08:35 |系统分类:杂谈

2017年12月16日下午5点,我们的乡贤、良师益友,我国著名的诗人、翻译家、出版家、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先生在京逝世,享年94岁。
 
当我听说这一消息时,心里是有准备的。因为就在一周前,就从其女儿口中得知,“父亲已不能进食了。我们要送他去医院,他却用微微之声说,我也该休息了,就在家中的书房……”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对于这位乡贤良师,记忆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回想起我和屠岸的忘年交也已有近十多个年头了。
 


屠岸先生1923年出生在常州子城觅渡桥北的庙西巷,根据笔者考证,当时屠岸(蒋家)的地址为庙西巷385号。记得有一次采访他时,我拿出《常州府城坊厢字号全图》,他很快指出了自己家的位置。他告诉我,当时上学从家里出门,他喜欢穿过小巷(茅司徒巷),绕过舜宜巷,进入庙沿河,才至冠英小学。我曾问他,为何喜欢绕远走茅司徒巷、舜宜巷再去冠英小学呢?其实从庙西巷出马蹄巷就到学校了。他告诉我,因为舜宜巷南端就是觅渡桥,喜欢站在桥上向远方向看,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嘛!如果从马蹄巷去上学每天看到的都是黑漆漆的“城西瞿氏祠堂大门。他还说,小时候由于住在深巷里,两边都是高大的码头墙,特别到了中秋节“看月亮走三桥”的风俗时,要从家里向北走百花楼街,又绕柏树头,往北到了红照壁弄(红壁弄),到府学前的状元桥、学桥、府桥;往南出茅司徒巷,过舜宜巷,到觅渡桥;向东至甘棠桥、钟楼、鼓楼、城隍庙(大庙弄),回到庙西巷的家中。
 

 

屠岸,原名蒋璧厚,笔名叔牟,民国十二年农历癸亥十月十五日(公历1923年11月22日)出生在城中的官保巷外公家中,后回到父亲庙西巷家中。大名为“蒋鑅”(音横)。“鑅”意为“钟声”,所以他的小名又叫“阿钟”。后来读书改用“璧厚”。取自“完璧归赵”的“璧”,指美玉。他风趣地说,后来错写成“壁”了,变成了一面厚重的墙。
 
屠老和我说,你现在做的民俗工作,老游戏就是很有趣的。我小时候很喜欢玩“洋片”、“豆腐干”,就是将整张印有三国人物、水浒人物的大张画片,剪成一张张小的为“洋片”。还有就是用香烟壳做成的“豆腐干”。由于家里没有人抽烟,所以香烟壳子是较难得到的。再加上当时大都用水烟筒抽的是岸烟丝,香烟壳很少。
 


他小学在常州,当时进的是“女西校”,可是这个女校也收男生。到了二年级才转到庙沿河畔的冠英小学,即现在的觅渡桥小学。他在觅小读完小学,和瞿秋白是校友。由于功课好,三年级还升为游艺股长,五年级为自治会主席。六年级时,推行普通话,据说老师是从北京请来的,他曾在那年代表冠英小学参加过普通话演说竞赛得了冠军。
 
屠老一直记得他小学的恩师叫余宗英,因为是级任老师(班主任),对他幼小的心灵影响极大。首先是爱自己的国家,在心里种下的爱国主义种子伴随一生。余老师朴素淡雅,严谨慈母的榜样,是屠岸人生中重要的领航人。
 


说到余老师,屠老跟我说了近半小时。他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告诉我们同学们要到甘棠桥北面去看钟楼上的四个大字——‘还我河山’,是什么意思?接着就解释宋朝民族英雄岳飞的事迹与爱国热情,试想在我孩童的心中有多么大的力量!”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将“迎春桥”老照片给他看,旁边有一条老街,他告诉我说,那是县学街,余老师的家就住这里。后门临河,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一张年轻军人的照片挂在墙上。当时同学们问余老师,这个军人是谁?余老师说:“我的弟弟,是十九路军的军官,在淞沪战役中受了重伤。”这是余老师的唯一亲人。后来余老师终身未嫁,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

说到上述两件事,屠老半开玩笑的和我说,我为母校的觅渡桥,和我的余老师曾经写了两首诗,如果你能配成画那就有意思了。我当即答应屠老,我来试试创作。
 
于是,我将屠老亲自写的题为《桥忆》的诗:
迎春桥下水流长,
水上凄迷灯烛光。
光影阑珊人影在,
笑颜仿佛泪盈眶。
 

迎春桥。


根据此诗的场景我画出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迎春桥,特别是诗中描写的余老师的笑颜中打开的那扇窗。

 
屠老还有一首诗写的是觅渡桥:

月色迷茫杨柳梢,
声声糖粥卖元宵。
醒来浑忘今何夕,
魂魄长留觅渡桥。
 

觅渡桥。

这首“魂魄长留觅渡桥”的诗,我看了数遍后,深情的将民国时期的石板觅渡桥在纸上复原,再在桥旁画一个卖糖粥的担头(子),于是有一小孩背了书包经过桥旁,把这幅画给屠老看时,他马上说桥上背书包的孩子就是当年的我,可见他对家乡的一片深情。
 


后来,我多次去北京屠老的家中,只见他将这两幅小小的斗方,一幅挂在他的客堂,一幅挂在他的书房。由此可见他对家乡多么的向往。
 


通过与屠老的深度接触,他老人家每次回家乡,我总要作陪,带他寻味常州的老味道,寻访儿时的乡愁。有一次在品尝了双桂坊的桶贴大麻糕时,他居然讲到仁育桥的麻糕,讲了许多老常州的美食的典故,也引发了我写作《常州老味道》一书的热情,2016年我出版此书,他老人家为我深情作序。
 


2012年当我正在书写《古乡遗韵——老常州》一书时,正值屠老携家人来常作寻根之旅,我们相聚后,我汇报了写作情况,并请他为我作序,特别对我关爱有加,他说不用“故乡”,用“古乡”另有风味。后来,他说,你做了这么多年老常州寻访创作工作,干脆就用《寻访老常州》作书名较为贴切。于是,根据屠老的创意,我进行了老常州的寻访系列创作,从老常州的地方沿革、历史文化到民居古建、漕运桥梁、名人故居、民生百业、民俗民风等都是很好的素材。
 
为此,我深深地怀念这位诗人、学者、乡贤,更是怀念他的精神,今天屠老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仍然鼓舞着我,不忘初心、不忘乡情、继续前行。


最后,我用屠老为我写《寻访老味道》一书中的前言,来作为纪念他的结尾。“常州有一批学者,倾心于常州的文化研究,我每次回到家乡,都是由季全保先生陪同品尝家长的美食名点,寻访旧时的乡韵乡味。我对饮食文化虽无深入研究,但出于我对故乡的浓浓深情,作为常州人和常州美食的爱好者,乃不揣谫陋,写了一些深情与家乡的话,是为序。” 

 
9

鲜花

路过
2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大愚若智 2018-1-4 18:03
斯人已逝,乡情乡愁长存。
诗画珠璧,屠老季师双馨。
回复 泉水涓涓 2017-12-20 14:51
交情不是一点点。
回复 晓视界 2017-12-20 13:11
谢谢季大师分享!
回复 涤生侯 2017-12-20 09:52
怀念屠岸先生。
回复 常州小城 2017-12-20 09:29
屠老说,老游戏就是很有趣的。我小时候很喜欢玩“洋片”、“豆腐干”,就是将整张印有三国人物、水浒人物的大张画片,剪成一张张小的为“洋片”。还有就是用香烟壳做成的“豆腐干”。由于家里没有人抽烟,所以香烟壳子是较难得到的。再加上当时大都用水烟筒抽的是岸烟丝,香烟壳很少。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23: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