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岁月留痕--季全保博客 http://blog2.cz001.com.cn/?1192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窗外的大树:纪念周有光先生逝世一周年

热度 18已有 1464 次阅读2018-1-15 09:05 |系统分类:杂谈

      1月14日的这天,是我们常州乡贤周有光先生逝世一周年的祭日。          

      我们多想再听听周先生娓娓道来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个人经历,多想再听他谈生活,谈人生,谈中国,谈世界……此刻,我的案头有一篇2009年去见周老时他赠我刚写的一篇文章:“窗外的大树”。并且亲自打字送我。

      周老这一篇散文《窗外的大树》,就是写的他每日开窗必见的这棵大树。我听他讲过这棵大树,还当面和我们说到写《窗外的大树》的感觉。如今,先生不在了,先生的《窗外的大树》却一直在,还记得周老给我们讲这棵大树的音容笑貌。

      周有光先生窗外的大树,是一棵极其普通的泡桐树。平日里,周老写作看书眼睛疲劳时会隔窗远眺,一般人谁会关心那棵普普通通的树呢?2007年,而周老却和我们说他每天的饮食起居、读书、写作这棵大树一直伴随着他。周老还特别谈到鸟儿们每天也都来陪他,在树枝上窗户上往奔波,好像是来来串门,来觅食,鸟儿“比我可忙多了”。

      我随着周老的笑声也移目注意这棵窗外泡桐树。这棵大树离周老的窗户约有2至3米距离,正值五月,枝繁叶茂,他边讲边会瞅瞅窗外,这其实就是周老在普通环境下寻找心灵的绿色而矣,与那些园林景观来说太不值提了。但周老在这棵普通的大树下能观察世界之变,自然之理实在是高。

      我们也随便问周老,这棵泡桐树,枝叶生长太多遮蔽了大楼的窗户,影响了阳光和通风,他却说我搬到这里看了它的生长,叫做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啊!

      周老说这篇文章本来是“心中的大树”,现在就叫《窗外的大树》,已经发表,还被《新华文摘》转载了,边说边将从电脑中打印出来的文章送我。         
      后来,我每次品读这篇文章,越来越觉得周老本身就是这棵大树。          

      让我们用阅读周老的文章来纪念这位乡贤吧!



附:

《窗外的大树》

周有光

      我在85岁那年,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一间小书室,看报、看书、写杂文。

      小书室只有9平方米,放了一顶上接天花板的大书架,一张小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茶几,所余空间就很少了。

      两椅一几,我同老伴每天并坐,红茶咖啡,举杯齐眉,如此度过了我们的恬静晚年。小辈戏说我们是两老无猜。老伴去世后,两椅一几换成一个沙发,我每晚在沙发上屈腿过夜,不再回到卧室去。

      人家都说我的书室太小。我说:“够了,心宽室自大,室小心乃宽。”

      有人要我写“我的书斋”。我有书而无斋,我写了一篇《有书无斋记》。

      我的坐椅旁边有一个放文件的小红木柜,是旧家偶然保存下来的遗产。

      我的小书桌桌面已经风化,有时刺痛了我的手心;我用透明胶贴补,光滑无刺,修补成功。古人顽石补天,我用透明胶贴补书桌,这是顽石补天的现代翻版。

      一位女客来临,见到这个情景就说:“精致的红木小柜,陪衬着破烂的小书桌,古今相映,记录了你家的百年沧桑。”

      顽石补天是我的得意之作。我下放宁夏平罗“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裤子破了无法补,急中生智,用橡皮胶布贴补,非常实用。

      林彪死后,我们“五七战士”全都回北京了。我把橡皮胶布贴补的裤子给我老伴看,引得一家老小哈哈大笑!

      聂绀弩在一次开会时候见到我的裤子,作诗曰:“人讥后补无完裤,此示先生少俗情!”

      我的小室窗户只有一米多见方。窗户向北,“亮光”能进来,“太阳”进不来。

      窗外有一棵泡桐树,20多年前只是普通大小,由于不作截枝整修,听其自然生长,年年横向蔓延,长成荫蔽对面楼房十几间宽广的蓬松大树。

      我向窗外抬头观望,它不像是一棵大树,倒像是一处平广的林木村落,一棵大树竟然自成天地,独创一个大树世界。

      它年年落叶发芽,春华秋实,反映季节变化;摇头晃脑,报告阴晴风信,它是天然气象台。

      我室内天地小,室外天地大,仰望窗外,大树世界开辟了我的广阔视野。

      许多鸟群聚居在这个林木村落上。

      每天清晨,一群群鸟儿出巢,集结远飞,分头四向觅食。

      鸟儿们分为两个阶级。贵族大鸟,喜鹊为主,骄据大树上层。群氓小鸟,麻雀为主,屈居大树下层。它们白天飞到哪里去觅食,我无法知道。一到傍晚,一群群鸟儿先后归来了。

      它们先在树梢休息,漫天站着鸟儿,好像广寒宫在开群英大会,大树世界展示了天堂之美。

      天天看鸟,我渐渐知道,人类远不如鸟类。鸟能飞,天地宽广无垠。人不能飞,两腿笨拙得可笑,只能局促于斗室之中。

      奇特的是,时有客鸟来访。每群大约一二十只,不知叫什么鸟名,转了两三个圈,就匆匆飞走了。你去我来,好像轮番来此观光旅游。

      有时鸽子飞来,在上空盘旋,带着响铃。

      春天的燕子是常客,一队一队,在我窗外低空飞舞,几乎触及窗子,丝毫不怕窗内的人。

      我真幸福,天天神游于窗外的大树宇宙、鸟群世界。其乐无穷!

      不幸,天道好变,物极必反。大树的枝叶,扩张无度,挡蔽了对面大楼的窗户;根枝伸展,威胁着他们大楼的安全,终于招来了大祸。一个大动干戈的砍伐行动开始了。大树被分尸断骨,浩浩荡荡,搬离远走。

      天空更加大了,可是无树无鸟,声息全无!

      我的窗外天地,大树宇宙,鸟群世界,乃至春华秋实、阴晴风雨,从此消失!
12

鲜花

路过
2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大愚若智 2018-2-28 17:14
斯人已逝,后来难追。
才华心态人品,高山仰止。
回复 水右干一 2018-1-16 15:20
最好的纪念是传承周先生的思想,敬佩季老师。不过季老师文中可能有个笔误,大树到窗户应该不止2—3米,是在对面楼房下的小车棚角落,大约20-30米才对。
回复 常州小城 2018-1-15 22:26
可敬可爱的周老
回复 花作尘 2018-1-15 18:56
心宽神游宇宙间,室小案残可补天。
回复 林捷欢欢 2018-1-15 16:22
天地,大树宇宙,鸟群世界,乃至春华秋实、阴晴风雨,从此消失!
回复 壹评 2018-1-15 14:22
季先生,尊重文化的有心人。
回复 春雨九州 2018-1-15 12:42
周老是长在中华大地上的一棵大树,是国宝级的人物。他的思想境界是超越的,不少思想需要后人结合实践加以领悟,可能有的要交给岁月、交给历史。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15 10:21
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回复 一笑天 2018-1-15 09:27
时间好快,一晃都一年过去了
回复 涤生侯 2018-1-15 09:20
用阅读的方式纪念周有光先生。
回复 涤生侯 2018-1-15 09:20
心宽室自大,室小心乃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17: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