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岁月留痕--季全保博客 http://blog2.cz001.com.cn/?1192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往事并不如烟——记忆中的两位母校恩师

热度 12已有 1371 次阅读2018-6-6 15:29 |系统分类:杂谈

时光荏苒,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记忆的往事也走远了,能记得的东西也越来越少,然而在母校三中的两位老师,时常映入我的脑海。

今天母校三中也已经走过了90周年。从人生的角度也到了耄耋之年,从当初的文庙大成殿的“江南中学”到辅华中学,到如今的新堂路新校区,校址虽然多次变迁,但“诚毅”的校训始终没变。有幸见证了90周年校庆一半45年前的那段历史。我是1967年进三中初中部,1973年高中毕业,在此整整六年时间,见证了“文革”耽误我们这一代最好的读书时间,进入三中正值“文革”如火如荼,我们学习主要以毛主席语录和各种政治运动为主,当初由于我字写得快,又比其他同学上手,抄大字报就成了我的主要功课。当时负责学校宣传工作的就是王申伯老师,王老师个子高高,戴了一副民国时期的圆框眼镜,最显眼的是中山装上衣表袋中插了两支钢笔,一看就是很有学问。特别是王老师的一手“标语体”在当时风头出足。后来三中的这种“标语体”风靡全市,流行了多年,一直到有电脑体才以代替。

大礼堂柱子上临摹的毛主席诗词手稿。

记得有一次在大礼堂门口柱子上写毛主席的手书“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标语,王老师是个老学究,虽说美术老师出身,还是十分谨慎地打格放大地描摹。当时我正在抄写大字报,批判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看到王老师一筹莫展的样子,于是毛遂自荐地说:“王老师,让我来试试。”没等他疑虑的眼光移开,就抓起油漆刷在柱头写了起来。王老师很惊讶,这可是写的主席体呀?胆子够大的!王老师慢慢地说:“形似,形似。”文革中当时在墙上到处都以写毛主席语录和画毛主席头像为时尚,我也不例外,经常得到锻炼。

1967年时我画的毛主席头像原件。

此时,就在傍边有位男老师操着浓重的武进口音说:“字写的活灵活现,可惜没临过帖啊?”我望了望他远去的背影,问王老师那位老师是谁?“教语文的臭老九周斌成老师”,王老师说。但“没临过帖”这句话扎痛了我的心!

礼堂外面的毛主席诗词写好后,王老师领了我们在大礼堂里面,在窗户中间的隔墙要写多条毛主席语录。但在语录的题头上要绘上毛主席的侧面头像(也是当时毛主席语录经典的标配)。此时王老师朝我瞧了瞧,意思是你能写毛主席诗词,能否画毛主席的头像呢?我也干脆问王老师,你应该带领大家一起画啊?王老师大概看出了我们的疑问,接着说:“我是属封资修的改造对象,哪敢随意画毛主席的头像,万一有个闪失,那可是吃不来要兜着走的。还是你们红卫兵来画,才没有思想负担啊!”最后大家一致推荐我来画毛主席的头像。当初我简直是如履薄冰,十分认真地来完成任务。首先根据宣传原稿上的范本打格放大,然后上墙,得到工宣队、校革委会黄主任同意后再用复印纸描到墙上,再用红漆绘成。直到我高中毕业离开三中时,大礼堂墙壁内的毛主席头像和语录还留存在此。

记得19704月,为了响应上级“大力开发江南煤田,迅速扭转北煤南运”的号召,我们市三中70届的同学去茅山文教营参加挖煤劳动,当时我编入三连三排,周斌成老师是带队的老师。我们在茅山茅东林场劳动,白天开山,晚上我和周老师一起要配合团部出《挖煤战报》,周老师撰写文稿,我负责配图、刻钢板、油印小报。为了配合战报的顺利编写,我和周老师同吃同住在一个坑头。当时同学们和老师都是通铺,晚上熄灯后,有幸得到周老师语重心长的教诲。当时他已年过半百,真诚地告诫我:“你现在年纪轻,虽然抄大字报又快又好,从从长计议不行,你应该多临帖摹碑,特别要从颜欧着手。我建议你多写勤礼碑或多宝塔碑帖。”我第二次被刺痛,似懂非懂地答应。其实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啥叫“勤礼碑”和“多宝塔碑帖”。虽然小时候父亲曾要我临“法帖”,但不知什么是“法帖”,内容是什么?当时的“法帖”是属于“四旧”和“封资修”的东西。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我默默地记在心中。可是周老师那晚的谈话居然被人汇报了上去,领导要我深刻检举揭发周老师传播“封资修”的毒素,在全排同学中斗私批修,在劳动结束时还被点名批评。这件事对我印象极深,回城后去新华书店想法觅帖,那个年代,书店除了摆满《毛泽东选集》,就是毛主席语录和“老三篇”,根本找不到法帖。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同学的家中发现了一本《颜真卿勤礼碑帖》,我如获至宝,借回来采用描图纸拷贝,一口气完成后把它晒成蓝图作帖,每日临摹,一直坚持到能在新华书店买到真正的彩印本字帖为止。

我要感谢恩师周斌成老师,在我人生迷茫途中指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培养了坚持临帖的好习惯,以致于使书法成为我终身伴侣,最终成为了中国书法家的一员。

当年的蹉跎岁月不会再来,但记忆深处能留下的那些消逝的岁月和人物,我内心依然明白,今天借此母校90周年校庆,写下这些文字,来纪念一下两位恩师,更是一段我与母校的情结。

作者:季全保(73届高中毕业生)

现为中国民俗学会专委会副主任,江苏省民俗学会副会长,常州市民俗学会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协会员、研究员,常州大学、江苏理工学院、常州工学院特聘教授,文化学者。

10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yingyuanli 2018-6-13 14:19
好样的,全保!
回复 运河橹声 2018-6-7 21:03
主席像,我也画过,打了格子画的。
回复 蒋锷初 2018-6-7 19:51
师恩难忘!
回复 蒋锷初 2018-6-7 19:50
原来季老师自幼就有作画天资哦!
回复 刘源春 2018-6-7 19:27
季先生回忆学生时代,风华正茂啊!
回复 人参果 2018-6-7 10:19
师恩难忘!
回复 竹青 2018-6-7 09:35
回忆学生时代 总会有一些老师让人念念不忘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6-7 09:31
法帖是什么?
回复 西江月 2018-6-7 08:40
珍贵的记忆。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6-7 05:40
季先生有这么多头衔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16: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