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郭双美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139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阳山村史(七十)

热度 1已有 56 次阅读2018-10-19 11:31 |系统分类:杂谈

 剧毒农药1605
在五六十年代,追求农业机械化和化学化,这是农民当时的梦想,在施肥上还是农家肥为主,由绿肥,厩肥,塘泥,稻草,以铲草皮,刈青草当家。化肥就是少量计划供应的氨水,每亩几斤肥田粉(硫酸铵)。70年金坛化肥厂投产,生产碳铵的废水也当个宝,大队组织水泥船运到清培河码头,社员们用粪桶去挑,每人每天挑着百十斤的担子,要往返六七趟,足有百里路远。对于农业治虫,一开始用有机氯农药,滴滴涕(二三乳剂),六六六粉剂。那时人们也不知道有机氯农药对人体有积累性中毒和致癌,晚上乘凉也用滴滴涕把周围喷一下防蚊,还有在薰蚊烟时,还在蚊烟堆上撤些六六六粉,以增加驱蚊效果。有一次,西头孔毛小(孔增年父亲)胃病犯了,疼痛难忍,想喝农药自杀,喝得是二三乳剂,奇迹发生了,胃突然不痛了,真得不可思议。
七十年代开始栽培双季稻,延长了水稻大田栽培总生长期,原来单季稻要5月10日后播种,双季稻提前到4月8日左右播种,使水稻害虫多了一个多月的食源,增加了一个繁殖代次,加上害虫对有机氯农药产生抗药性,使虫害猛增。这时开始推有机磷农药一扫光(1605),这是一种剧毒农药,不光是接触杀虫,还有内吸杀虫,可以通过人体皮肤吸收,使人中毒。使用这种农药不但杀灭虫害,连田里的泥鳅,小鱼小虾,青蛙都一扫光。六十年代,我们在稻田拉草,耘耥经常可以抓到乌龟。现在田野里已没乌龟了,连青蛙也不多见,过去插秧季节蛙声一片。现在已听不到了。
1973年我们大队发生了1605农药中毒事件,现在想起来都很恐惧。据孔奋年回忆说:"1973年7月28日下午,四队三水一绿技术员孔龙保和水稻技术员孔四儿到新堰旁二亩一,为中稻金来风打药水治虫,用得就是剧毒农药1605,那天生产队社员都在抢季节栽后季稻秧苗,由于对这种农药性能不够了解,他俩工作防护不到位,加上天气炎热。结果双双中毒而死,造成群众对这种农药的恐惧心理,但虫口夺粮,时不等人。孔荣贵喊上我,和他两人一道用两天时间,将上塘头稻苗打了一片农药1605。才消除群众的恐惧"。
孔洪方也回忆说:"我当时是六队的水稻技术员,龙保和四儿中毒死后,队长孔书梅对治虫一事,不敢吩咐其它社员,160多亩需要治虫的田块,只有我一个人去打农药,我长衣长裤全付武装,但两个小时下来,浑身汗水早已湿透。为对付大龄害虫,我还加重了药量。连续几天后,有一天中午吃饭,我刚到家门口,就眼睛发花,被家人送村卫生室,赤脚医生孔友明给我打了阿托品解毒,又派人把我送公社卫生院抢救,到了卫生院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到了第二天才醒来,感到全身疼痛,旁人告诉我,当天浑身抽筋很厉害,把人都吓坏了。"
龙得和四儿死后,生产队按工伤处理,负担两人父母养老应承担的份额,以及将四儿女儿抚养到十八岁。
这次中毒事故,也决定了我的人生轨迹,当时我不知道孔洪方不干农技员的内情,队长孔书梅叫我接任农技员,我就应承了。否则,我最有可能去做一个民办教师,或者学一门手艺成为一个工匠。我吸取了他们的教训,首先改变作业时间,乘早晚凉爽时打药。第二肥皂毛巾带到地点,农药一溅到手上就立即冲洗,第三打药走上风头,避免药雾吸入口中,第四作业时不吃东西。
           阳山村史工作组   孔新颖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0-19 14:19
二三乳剂农药能治胃病,奇迹。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2-20 03: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