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2017 http://blog2.cz001.com.cn/?14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有时候坚持也是一种无路可退——一杆老枪的感喟

已有 353 次阅读2014-6-23 21:44 |系统分类:职场

朱学东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看到文文《创业家》的大标题,《不赚钱是可耻的》,我心里想,我老板就坐在下面,我如此失败,非常可耻,因为没能赚钱。今天是《创业家》的会,也是我们正知书院的会,前两天张刚他们给我定题目的时候,我觉得不合适,那太个人化,我不想谈个人。长假休息的时候,我正好听到了李健的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叫“有时候坚持也是一种无路可退”,突然间觉得心有戚戚,便跟张刚讲,今天我就谈坚持也是一种无路可退吧。

    刚刚陈婷和何力讲到的他们两个人对创业和媒体转型不同的理解,其实对我来讲,尤其是陈婷分享的太美经验,虽然一年前陈婷就跟我讲,希望到她那好好聊聊,但我没去,因为那时我的想法没在那上面,最近一年以来我的白头发增加了很多,因为想的很多,刚才陈婷讲的就是及时雨,给我打开了非常多的思路,也许我可以借着陈婷今天讲的给我打开天花板,即便未必,但至少有选择的可能性。

    我过去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创业来看。我就是想做一本自己认为有思想、有尊严、有价值、有盈利的杂志,从来没把这当成自己的创业,我想这样一本杂志才是我想做的杂志嘛,所以一开始就走了一条邪路。当年老朱或后来老马要像文文跟申音拍桌子手拍出血那样,或许我也未必会走上只把自己当总编看这条邪路。当然这条邪路来自自己对媒体的理想。我们在这个行业坚持了这么多年,要把过去的一切否定掉其实是蛮难的,我也不希望这样。就像陈婷刚才说的新的创业要跟这个历史结合在一起,完全否定自己意味着我们过去所有的一切白干,真的就白混了。

讲坚持是一种无路可退,确实对我来讲,这些年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首先我不是个笨蛋,我还是个蛮善于学习的人,整个这个行业的大势变化其实我们早就看到了,看到了变化,但关键是我们没有跟上这个变化,我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企业运作者或者一个创业者。

我说我们还是读书人,还是个媒体人,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所谓的社会责任。所以做一本有思想、有价值、有尊严、能够盈利的杂志,既是个人爱好,也是自己认为的社会责任,我是这样想的,但有盈利这点其实我很惭愧,四年多了,离这个还很遥远,但我们要彻底放弃也不可能,所以无路可退才坚持,坚持了也许有别有升天。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以我本人的努力做一个例子,在正知书院我也是个另类,所以我讲文文的黑马俱乐部走的路一定不是我的路,以我的性格也不适合,陈婷的太美也不是我要走的路,我要走的还是改进版的南风窗这些路,包括我在听陈婷讲之前,这点还是会左右我的思路,但陈婷的话可能对我有破冰的作用,我会细细去想,但就算想我也不会放弃做一本有思想的杂志,我不会把中国周刊做成太美品质这样的东西,我希望中国周刊能做成比现在看到的更好的一本杂志,一本有思想有价值有尊严能盈利的杂志。

大概两年以前,好象是力奋有一次请客,当时我跟老何同志就开始讨论,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媒体表达。我们做媒体,内容改变和表达方式改变都很重要。刚才何力讲到,今天中午我跟同事也在交流,在这个时代我们才会真正重新定义内容为王,在过去在一个小屋子的传播垃圾也会成为内容。

大概两年以前,那时候何力兄准备做全球商业经典,我们俩就有过一次讨论,什么是深度报道?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表达方式?当时我们讨论的结果是,这个社会需要深阅读、慢阅读的东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在做中国周刊的时候特别强化了这样一个认识,我们过去对深度报道的理解必须彻底改变。过去南方周末最牛逼的深度报道就是挖掘事件真相,现在挖掘事件真相还有屁影响力啊?比如拆迁的故事铺天盖地,所有的真相和逻辑都是一样的,不就是政府权力商人勾结,补偿不到位,滥用权力,还需要什么真相呢?这些报道大家都有审美审丑疲劳了。所以两年前我跟何力讨论这个问题之后,我自己开始思考,深度报道要回到什么样的情况下?回到一个新的角度,探索当事者、个体在事件中的故事,还原他们的命运。上午我们还在讨论,我们中国周刊警察与钉子户报道,影响很大,并没有什么真相,补偿不够就不拆迁,再去还原真相有屁用呢?没啥用。

但这个警察故事我们也还可以报道,还原当事者的命运。病态的中国,把这个揭示出来才会把它改变。我们把所谓的深度报道回归到当事者的命运上,而不是真相的挖掘上了。

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我一直讲我只给中国周刊打65分,年轻记者不都是大学刚毕业的小孩吗?但他们可以拿着中国周刊跟任何一本杂志的人讲,我们不丢人,不能说比人家好,但我们不丢人,为什么?因为他们很认真做了这个东西。另外,我们跟人家巨大的差异是什么?人家能把一个普通人复杂的命运写出来,我们记者年轻还没有这个能力,如果我们的记者能把现在题材里面主人公命运写的透彻深入,像人物记者那么文笔好,这本杂志的影响力会上另外一个台阶。这就是当年和何力兄讨论的,深阅读、慢阅读,能够提供优质内容的一个价值,追求达到这样的目标,但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即使这样中国周刊也奠定了一定的口碑和传播影响力。但在我们还没建立起自己盈利体系,很惭愧,这主要原因在于我,我确实是个书生嘛,心太软,过去老朱老批评我慈不掌兵,所以我强烈反对你们一开始给我设计的题目。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建立起自己的余粮的时候,传媒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开始讨论深阅读、慢阅读开始,到去年下半年,我也是比较早的在我们内部提出来经营转型想法的人,后来我发现何力同志的想法跟我比较接近,像我们这样的传统媒体怎么向新媒体转型?就像大家讲的做新媒体找死,不做新媒体等死。我看不到新媒体稳定的商业模式,也没有能力支撑我们转型。但去年下半年,我在我们内部提出了一个转型的方向,跟新媒体没有太大关系。我就讲,新媒体是什么?在当下的情况下,从可操作性角度讲,新媒体就是重新确立媒体关系,利用各种各样的资源,包括技术性资源,来为我们服务。当然我这个人想的比较多,执行能力比较弱,还是因为没有把自己当成创业者,还是把自己当成书生的原因。

    直到去年底整个媒体环境开始恶化,我才想转,我想未来能救我命的还是转型,目前我们能看到希望的也在这方面,但我不会像文文说所有的传统广告都不要了,我做不到,但我也不能像文文做为黑马服务的模式,也不会像品质这样的方式,但我知道在这里面我们会挖掘出很多机会,这也是陈婷给我巨大的启发。去年你(陈婷)跟我说咱们好好聊聊,我回头真要跟你好好聊聊,你刚才讲的给了我很多的触动和启发。

    我们今天分享的无论是何力兄还是陈婷,讲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狭义的媒体概念。但中国周刊我还在做,我相信这个社会无论怎么变,能够提供独特内容的东西依然会有市场,当然介质一定会发生变化,我也不是死守纸的人,但当下纸是必须的,申音讲的、张涛讲的、陈婷讲的,要找到它的固定人群,创业家也罢,中国什么什么也罢,这些并不妨碍我会探索自己的方向,一定会从这条路走下去,因为无路可退嘛。

    我个人转型问题,虽然申音同志一直蛊惑我做个公众微信帐号这个东西,后来想想不行,个人转型相对比较容易,但像我们这样的人,要带着这样的团队和平台,要转型,而不是要自己逃亡。我希望的是能够一起寻找到机构转型的可能性,我希望保持这本杂志的初衷,如果我放弃对它最初的追求,对我来讲就是个简单的生意,简单的生意也不是我能做的、愿意做的东西,我还读过书嘛,还对这个国家有些梦想嘛,所以希望通过我们边缘的生意来继续支持这本杂志,对社会产生一些相对有意义的影响。所以我一直讲,为什么叫无路可退?这才是真正的无路可退。如果是简单的职业经理人,不行了我就辞职,但我不是,我现在还有很多期待和责任、包袱,我需要扛着。

最近一段时间是我想问题最多的时候,从来没这么跳跃式的想过,这个是冰水那个是热火,来回的跑,电话、微信、内部活动从来没参加那么多过,混杂烤燎冰镇,我希望通过今天有更多启发,然后重新梳理自己的想法,再来跟陈婷好好讨教。

坚持有什么好处?中国人以前讲过一句话,好女就怕赖夫缠,一个人坚持,哪怕是垃圾都可能成为宝,更何况我们一定不是垃圾。

    我也希望我们正知书院各位理事们、院士们,还有各位兄弟姐妹们、媒体朋友们继续支持我们中国周刊,谢谢!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西江月 2014-6-24 09:57
回头慢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2-20 03: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