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深秋枫叶 http://blog2.cz001.com.cn/?16470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青果巷”,切莫如“白云溪”般消失无踪

已有 2087 次阅读2011-10-21 23:23 |系统分类:杂谈

一直想去青果巷去好好看看,细细品味,但总未成行。金秋十月的一个星期天,我终于再次走进了青果巷,走进了我久违的小巷,踏上了儿时曾经走过的青石板,又看到了那熟悉的斑驳的墙和那黑色瓦片中长出的瓦松。

 

 

 

 

青果巷,是常州仅存的最后一条古街巷,她不仅保留了不同历史时期的部分历史遗迹,还保留有纯朴秀丽的传统建筑和名人故居。青果巷底蕴丰厚,一段古运河与青果巷相依相伴,巷随河生,气韵悠长,巷因水而润,河因巷而蕴。粉墙,黛瓦,花窗,古井,戏楼,小桥,流水,垂柳和紫藤,依稀还有当年江南水乡,风韵如画的影子。看到这些,让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想起了在清清的河边,幽静的巷弄,深深的庭院里快乐玩耍的美丽时光。

小时候,我家住在唐家湾,从南边院子出大门,左手边走几步就是河滩,那河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白云溪”,又叫“白云古溪”。

 

      (年轻美丽的妈妈泛舟白云溪,身后是迎春桥)

 

 

                     (妈妈四姐妹在老宅南院)

 

听我妈妈说,常州古城河内的这条白云古溪的河流,它从西水关流入横贯常州旧城,至白云尖分成二道,北支经唐家湾北至迎春桥,出北水关,叫“子城河”;南支经顾唐桥、葛仙桥,出东水关和京杭大运河汇合。白云溪穿城而过,故位于河北岸而得名后北岸,河南岸称前北岸

从明代开始就传说白云溪里有六条龙,所以每年的端午节,古城常州的人都要在“白云溪”上赛龙舟。该传说也就成为常州被称为龙城的来源之一。妈妈说,她小时候每年端午节都会趴在临河的窗户上观看龙舟赛,龙舟竞发,盛况空前,那场景比过春节还要热闹。

那时的白云古溪堪称是典型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乡。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愁潜从物外知。独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清代诗人黄仲则的这首诗就是这样描写此处情景的。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白云溪”已经没有了龙舟赛。但河上的船只还是来来往往,抩河泥的、运砖头的、卖西瓜的……我总是喜欢在河滩边,用一个长长的棍子搅动着清清的河水,看着船儿从我面前慢慢驶过,看着它穿过迎春桥的桥洞,消失在河的那一头。那时,我总在想,这船要开到哪里去?什么时候我也能跟着船儿出去玩玩?

至今我额头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印迹,也是为了去河边船上玩烙下的。那时,我才1岁多,刚学会走路,夏天为了纳凉,爸爸将一块门板斜搁在中堂的门槛上,我中午就躺在门板上睡觉,突然听到调皮的二哥在大叫:西瓜船来了,西瓜船来了。看到爸爸带着哥哥们欢快地往外跑,我也懵懵懂懂地爬起来想跟他们出去看西瓜船,结果却重重地摔了个大跟头,前额撞在斜搁的门板边缘,顿时鼻青脸肿,把爸爸和哥哥们都吓坏了。我的额头没破,但内出血,整个脸都青紫了,因此至今在我额头上还有深深的一道痕迹。想想小时候的我就很贪玩,总是跟在哥哥后面屁颠屁颠的跑。

 

 

          (大哥认认真真学毛选)

 

 

 

          (二哥装模作样学毛选)

 

 

 

          (我做忠诚的小卫士)

 

 

 

(我和父母、哥哥、奶奶、外婆表姐在老宅)

 

那时,我总觉得我家的房子好大好大,东西厢房和中间屋,南院还有东西三间和一个大大的灶披间,前后有南北两个院子,整个院落临水而建。我的外婆和奶奶都很会持家,在南院种了许多花花草草,搭起了葡萄架;而在北院养了鸡,还种了好多菜,有蚕豆、扁豆、毛豆和青菜等等,我奶奶还在围墙上种丝瓜。有一次,奶奶为了丝瓜藤的攀援,用一根草绳,一头系着一块砖头往墙外扔,结果砖没扔过墙,反弹回来把奶奶的脑袋给砸得鲜血直流,我顿时吓的手足无措,哇哇大哭。奶奶倒是坚强,用手帕捂住伤口自己去第一人民医院包扎了。

但老房子到了晚上总给人阴森恐怖的感觉。小时候,有时一个人晚上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天花板上的壁虎爬来爬去,灵活地吞着蚊子,觉得很有趣、挺好玩。但有几个地方我晚上是绝对不敢涉足的。一个是中间屋后的地方,那里放着一个我外婆的空棺;一个是我家房间的阁楼;还有一个就是南院东边的灶披间。

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过年。过年可以有新衣服穿,有好东西吃,还有下放在农村的爸爸妈妈也回家团聚了。而最好玩的就是全家人一起,搭起大台面,做好多好多的团子和馒头,我喜欢看着大人们从灶头上把大大的蒸笼抬下来,然后放在用两条长板凳架起的梯子上,团子和馒头都是白白胖胖的,呼呼地冒着热气,我开心地在白色的烟雾里跑来跑去,大人们叫我们小孩子拿着扇子把它们扇凉,然后用一根筷子在每个团子和馒头上点红,点上红的团子和馒头顿时变得格外惹人喜爱,食欲大增。

 

 

(我父母哥哥奶奶外婆以及二姨、大表姐、小表姐在老宅)

 

我在唐家湾白云溪边长大,有资料说,“明代抗倭名将唐荆川高祖唐诚,在此租地建造唐家宅第。临白云溪涧湾处,沿岸垂柳成行,风景优美。”

的确,现在回想起来,那时那景那小巷,真是美丽如画,只是当时还小,对那些现在看来美丽的风景早习以为常,熟视无睹。这条白云古溪,它几乎孕育了整个常州古城的人文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古城常州之龙脉所在地。如果这些保留至今,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幅美好画卷啊!

可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 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因人防工程施工,将河道中的水抽干,建造了百无一用的防空洞。这是常州人民最惨痛的损失和灾难,是常州城建史上最愚蠢、最无知、最失败,后果最严重决定。从此, 白云古溪消失了,小桥流水人家消失了、江南美景消失了……

没有了河道,当暴雨来临的时候,由于 白云古渡地势低洼,雨水就更难以排泄,许多建筑遭到水淹,唐家湾的许多古建筑成为危房而被拆除,我家的老屋从此也不复存在;前后北岸也因河道被填而名存实亡

“一片羽毛”说:“青果巷,是我们这座城市现存的一块弥足珍贵的历史遗产和城市记忆。所以说它珍贵,是因为稀少,作为一个还算较为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的形态,它已经成了唯一。”“它们是一代又一代常州百姓生死相伴的朋友,也是一代又一代常州儿女回家的路标。”

 是的,青果巷是城市的记忆,也是我的记忆,我的路标。此时,我又走进了似曾相识的小巷,踏进了深深的庭院,跨进了熟悉的老房子。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心寒,水是污浊的、屋是漏的、橼子是烂的、墙壁是斑驳的、井水是不能喝的。那雕花门窗在哭泣,那残垣断壁在呻吟,那留守老人在呐喊,这条曾经繁华的巷子现在只能用破烂不堪、老态龙钟来形容,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它现在就像是城市里的一座垃圾场,随时都可能“气绝身亡”,也许我们今后只能在那里看到青果巷遗址石碑了。

早在19871226日,常州市政府就把青果巷列为市文物保护区,并列碑告示,可是, 24年过去了,政府对青果巷既未保,也没护。

实际上,我们大家都在追求现代生活条件和优美的环境,带有阴暗潮湿等先天不足的传统民居无法满足现代人尤其是年轻人的需求,以至于“留守”在青果巷传统民居中的都以中老年人居多。这样的居民结构会加剧城市传统街区的衰老与空心化,不利于传统民居的保护和更新,无法实现街区的可持续发展。

“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这是苏州和扬州历史文化保护积蓄的成功经验,我认为我市值得借鉴!为此,我强烈呼吁,为我们的城市保留一点文化的痕迹吧!让离家的儿女找到回家的路!为此,我有几点拙见与大家探讨:

一、按照居民去留自愿的原则,通过保障性住房、产权置换、产权制度改革、解除外面有房的空挂户租赁关系等多种方式予以解决。同时,政府应制定鼓励居民产权自由流转的相关政策,使得“流水不腐”。在产权流转中鼓励,甚至用激励政策引导居民在专家的指导下按历史建筑保护要求进行修缮,或交由政府统一修缮然后交还业主继续保护管理,从而恢复江南水乡原有的韵味;

二、青果巷保护不应“原封不动”或是“推到重来”。对于这样的老旧民居,只进行小修小补,而不区别对待地维持原有居住功能的话,街区的逐渐衰败几乎还是必然的结果。要在保留传统民居基本风貌、结构与格局的基础上,通过有机改造和适度更新,营造出满足当代人使用需求的建筑空间。要针对供水、供电设施老化严重,排水、消防与设施不配套等问题进行相应的改造和升级,满足现代人居住与生活的需要;

三、将民居通过改造和更新转换其建筑性质和使用功能,成为民宿、商铺、餐馆、纪念馆和文化会所,利用城市传统街区特有的文化和区位优势,培育文化创意与休闲旅游等第三产业;

四、在青果巷改造过程中,建议在街区两旁适当的位置,塑造一尊尊常州走出的世界级人物塑像,让常州的孩子在常州历代名人的注视下成长。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8-4 01: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