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蓉湖古谷夫 http://blog2.cz001.com.cn/?17100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黄冈奚世亮寄贵州平越卫奚月江家书探秘(下)

热度 1已有 178 次阅读2018-8-30 16:43 |系统分类:杂谈

黄冈奚世亮寄贵州平越卫奚月江家书探秘(下)

四、探秘

综上所述,关于此信“存世”及“显身”的两个问题便一清二楚了。根据此信,查实两地谱系,我们最终得知黄州奚氏源于常州。

 

至此,事情似乎真相大白,可以一锤定音了。且慢,此信究竟可信度如何,是否会有一般家谱中的所谓“作伪”和“攀附”之弊端?为了看清这些问题,我们不妨再探究几个谜题。

 

谜之一:信中另有待解之谜

世亮与月江相识,是在嘉靖二十六年“丁未(1547)廷试后五日”,因平越卫月江“奉表奏捷入都”而相遇;至写信之时,大致应在任职延平府期间。推算大约写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之前,即两人初见之10年以后。

 

此前有无书信交往,可能会有,却不得而知。此信纯属家事,倾诉续谱情怀,感情真挚而复杂,颇有“遗嘱”之韵味。

 

信以廷试偶遇的欣慰与畅叙开场,再述谱牒无稽的惶悚与遗憾,后写复出延平的艰难与忧虑,终述托带书信的缘由与企盼。纵观全信,以黄冈奚氏寻根溯源并接续谱系为核心,可谓有感而发,文情并茂。

 

世亮与月江因偶遇而相识,因仕途而交流,因同姓而欣慰,因畅叙而倾情,终因渊源而慨叹:“我祖系出江阴,可征可信。”正是这一慨叹,迷雾重重,包涵诸多复杂的情感和可变的历史信息,现分析如下:

 

第一种情况是,黄州六世孙世亮公深知本宗来自吴地,但不知具体在哪里。一夜长谈,原来在江阴,事实清楚,证据分明,值得一信。

 

第二种情形是,据世亮公世系,若对接常州成之之父贵三及祖父庆公(晋陵始祖),已历八代。作为晋陵奚氏八世孙,因年代已久,迁徙颇远,具体情况已不甚明了,或早已有了二源之说,而世亮公也是将信将疑。今与月江公一夜畅叙,才知“系出江阴”。

 

第三种情况是,因军旅生涯之建功立业,可谓“尖刀头上舔血”,终为醉卧沙场,故大多数族人一般并不关心源流,或者“广德说”当时已占据主导地位。当世亮与月江一夜深谈,终觉“可征可信”。

 

本人以为,上述三种情况,后两种可能稍大些。而世亮公最终未能完成联宗续谱的大业,家信中的忧虑与企盼清晰可见,诚请月江公代为转达的嘱托实在真挚感人。

 

而最具讽刺意义的是,这当时的“系出江阴,可征可信”,今天看来实为“未征未信”。自嘉靖帝允许普通百姓修谱之后,因滞后效应,当朝之吴地奚氏未必有今天所见的完整谱系。即使北渚奚氏因军功赫赫且谱系在全国奚氏堪为翘楚,而嘉靖时的谱系也肯定相应简略,此其一;其二,身负军事要职的七世孙平越卫月江公,对贵州分支的军功后裔可以如数家珍,而对北渚世系却难以历历在目,何况有关晋陵八世孙世亮公的常州世系,当时仅存“宗图一幅”,全面的合修还未展开,根本无法知其谱系信息,自然乏善可陈。故造成偏差是难免的,正常的。

 

如今,随着黄州迁常德后裔二十四世孙祥杰的寻根成功,世亮公的遗愿终于实现。数代寻根,一路艰辛,一朝雾散,堪慰英灵。

 

谜之二:近六百年不通音闻之谜

 

成之公建功立业,娶妻生子,定居黄冈以后,很可能通过书信方式告知在常州的祖父,故世表信息基本确凿。其四子彦祯、彦祥、彦忠、彦信,定然见过祖父贵三公,可其曾祖父即晋陵始祖庆公及其常州后裔,肯定从未谋面。又因贵三公与安徽广德的渊源,二源说可能早已并存,因父近之而祖远之,甚至广德说可能成为主流。此为原因之一。

 

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忠孝不能两全”之说,成之尽忠于黄州,何能尽孝于晋陵?何况“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则孙在外祖恩自然难报。此为原因之二。

 

限于当时交通、经济、文化、机缘、人事等种种因素,若两代以后难通音闻,则情感淡薄,如同陌路。而从机缘及人事看,黄州支亮点人物世亮公,即为如今因偶尔露峥嵘而成为历史上寻根问祖的关键人物,一生耿耿于怀,以先祖及谱事为重,虽然偶然抓住了一个绝好的历史好机遇,但结果仍然功败垂成,无缘千里来相会。此为原因之三

 

谜之三:《晋谱》文章源流倒置之谜

 

先看两种与宗族迁徙相关的误传或粉饰。一是口口相传的“挑箩担”说,言下之意是“逃荒来此定居的”。此说实有偏颇。不错,因逃荒而迁居者有之,但相当多的宗族,是有目的地择地而迁居的。因为当时条件有限,迁居者不可能有牛马骡车乃至船只,只有挑箩担而行。二是“护驾南渡”之说,明明是从北方战场逃命南迁,却要堂而皇之地冠以护驾南渡。本人曾戏言,要是有这么多人护驾,北宋还会亡吗?

 

再看常州与黄州奚氏,宗谱皆在而源流未通。《晋谱》至成之三子彦祥、彦忠、彦信嘎然而止,而长子彦祯竟未上谱,原因不得而知;《黄谱》自成之以上源流不明。两谱之系表如此,而表述源流之谱序又是如何呢?

图四:清状元吕宫谱序

 

徜徉于《晋谱》三十二篇序跋之中,第十篇为清朝首位状元、常州人吕宫所撰(今常州家谱馆即在吕宫府内)。因奚氏乾修请撰谱序,吕宫阅谱后在序中慨叹:“观其‘湖广华容之宗派’一语,始知‘出自汉沔’不谬矣。”品味此说,首先觉得,南渡以来,奚氏散处于江南各地,湖广、华容之派也广为人知,且有一定的历史渊源,但《晋谱》世系无法直溯其源,也是枉然。其次推想,其“华容”“汉沔”为湖北之地,所处长江以北,而吕宫的判断大概受了“护驾南渡”思路的影响,认为晋陵奚氏来源此地。从此以讹传讹,流传后世。虽然先祖修谱时同样在进行源流探索,但因历史复杂纷呈,又受“护驾南渡”思路影响,《晋谱》使常州与黄州奚氏的渊源关系倒置了,而《黄谱》的源流却又出了偏差,两者根本无法殊途同归。

 

谜之四:贵三公之谜

 

观看《晋谱》世表,始迁祖庆公表述详尽。其六子之中,贵二、贵六留在常州,表述具体;贵一公仅载“仕籍云南”,是“黄鹤一去不复返”,还是连“马革裹尸还”的机会也无,不得而知;贵四迁上江,表述最简;贵五也外迁,终老归葬庆公墓旁,表述稍略。贵三生二子,虽长子成之迁黄州,可次子继之在夏塾,离宗祠不过十里之地,因何表述廖廖,一时不解。

 

《晋谱》贵三公世表如下:“生卒无考,娶无考。生子二:成之、继之。”可见表述简略,且功绩全无,行踪未定。或问:继之在常州,总知其父母,怎能无考?如前所述,明初的家谱,仅为《宗图》一幅,或因写在布上,故称“布”也。《晋谱》是八代后全面创修的,最终逐渐完善而形成如今的欧苏式体例。因此,贵三之表述似也正常。

 

观《黄谱》,世系中始祖为成之,不见贵三名讳;而史料文章中多见贵三名讳及表述。因何?成之因军功定居黄州,名副其实为始迁祖。其墓志中明确表述“黄州卫人”,大意为“黄州军营人”,表达精准。因为据当时籍贯,非黄州人也;正如今天新疆建设兵团人非新疆人一般。

 

图五:《黄谱》贵三公“世传”

可是,在忠公支世传中,一是“始祖”之父贵三竟然定为“远祖”,二是名讳不书“贵三”而书“佛关”。怪哉!仅一代之隔,竟成远祖了,太夸张了吧?姑且看作因源流不明而“代源流”吧!而佛关之称,大概是贵三公之号吧?可能与其笃信佛祖的理念有关吧?此为猜想之一。

 

另据《黄谱》中种种疑点推测,佛关实非贵三,是修谱人为证“广德人”而虚拟之,神化之,最终穿越出来的“远祖”,通过误导,使得源流顺理成章,浑然天成。结合目前所见有关奚谱及其源流,似乎逐渐露出端倪。此为猜想之二。

 

再看世传表述:“官于黄,归葬江南广德州之慕园堡。妣万氏,与公合葬。生子成之,寄籍黄州。”“官于黄”,可见贵三行迹已定,教子有方,因子而贵。《晋谱》不知所踪,不知其功,《黄谱》则明明白白了。“归葬”一说,非常突兀。归者,故地也,家乡也。贵三之故乡在常州,此何称“归”?从《黄谱》看蛛丝马迹,想佛关之名号,推想贵三公生前常与广德人士往来有加,尤其仰慕宁国宗杲公之佛理与为人吧,故而“归”也。

 

另外,《晋谱》有成之、继之两子,何《黄谱》唯一子?原因十分简单,《渚谱》成谱最早最全,谱系详实,《晋谱》次子,创修约八代以后,而《黄谱》则更晚些,估计至少十代以后吧。此时据《宗图》扩而展之,连成之的祖父都不知道,连黄州卫奚氏究竟来自何处都说不清,怎么能记得远在常州的“继之”公呢?

 

谜之五:《黄州奚氏宗谱》源流之谜

 

必须明确指出:《黄谱》二源说,是在今天发现世亮公之信以后,寻亲初步有果,且比较常黄两地家谱之后而言的。实际上,《黄谱》表面上不存在二源说,明确记载源于“广德”,且堂名也称“广德堂”,应属一源说。

 

但是,经抽丝剥茧,去伪存真,从历史源流的探究分析,这二源说尚可成立,源于广德属于明源,实在常州却是暗源。这从前面的分析已初步证实,此不详述。

 

造成明暗二源的根本原因,可谓错综复杂,但主要原因有三:

 

原因之一,在于黄州奚氏的亮点人物,同时也是节点人物世亮公。他在南京廷试时偶遇贵州平越卫月江公,坚信“我祖系出江阴,可征可信”,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然因公务缠身,尽忠不能尽孝,最终事情无果,他是带着探源寻踪的纠结和续谱未成的遗憾而离世的。最终,裔孙继承世亮公遗志,了却了他生前修谱的愿望,而在探源方面由于历史的纷繁复杂及以假乱真而出了偏差。

 

原因之二,在于谜一样的贵三公及黄州奚氏对他的探释。把成之的父亲称“远祖”,因远祖一时难找也。续修家谱,常有一个用来正确处理历史问题的重要原则,那就是“详亲略疏,详近略远,详今略古”。纵观《黄谱》与《晋谱》的关系,基本符合这个原则。单看《黄谱》在处理源流关系上的认识,同样大致符合这个原则。成之公为“始祖”,亲也,近也,今也(看得一清二楚);贵三为“远祖”,疏也,远也,古也(身世模糊也)。爱好佛学,故号“佛关”也;仰慕宗杲,归葬广德慕园堡也。广德为其仰慕之地,归宿之地,看似“错把他乡作故乡”,实为其第二故乡也。因此,这明源表面上似乎顺理成章,这暗源不知所踪,也就自然而然的了。

 

原因之三,《黄谱》因修谱起步晚、频率低,造成成效差而失误多,此为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本次赴黄,本想一睹四修《黄州奚氏宗谱》的芳容,遗憾的是,旧谱在五修后不见影踪。

 

查五修宗谱谱序,最早一篇《初修宗谱序》,落款为道光丙寅年(1842),此时,距生于元大德元年(1297)的成之祖父庆公已545年,距生于正德乙亥(1515)的黄州六世孙世亮公也已327年了,创谱可谓晚矣。

 

图六:《黄谱·初修宗谱序》

自道光初修至解放前,共修四次,频次可谓低矣。而2003年五修玉成,可谓领先;2018年再次续修,仅历15年。何因如此高频?可能补祖宗之不足吧!

基于上述情况,黄州修谱过程中“成效差而失误多”也就自然而然的了。例如,《忠烈公王恭人忠节合传》成于康熙丁未(1667),距世亮卒年嘉靖四十一年(1562)已是105年,至少在三代人以后了,故信息缺失或错误难免。再如世亮公生日,世传与墓志竟差11年,终年应为48岁。

难道道光之前黄州奚氏从未修谱吗?必须十分肯定:修的,而至道光才真正成为具有完整谱系并活木字印刷,且可在族人中广为传看的家谱。此前的谱系,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均是很不完善的。碰巧的是,嘉靖始倡民间修谱,世亮为嘉靖间人,其时的家谱为《宗图》式的,所谓“先君世次”,即“世系”而已。其后,家谱在《宗图》基础上不断扩展,参照史志体例不断完善,逐步成为我们今天所见的体例。因此,《黄谱》出现源流有误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感谢黄州迁常德后裔祥杰寻根有功,终使暗流涌动,喷薄而出。而最终起到穿针引线作用的,是世亮公所寄书信也。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伟哉,世亮公!

 

综上所述,世亮之信是十分可信的寻根凭证,这是毫无疑义的。而限于历史的迷雾,上述分析,有的仅为推测,并非事实依据,敬请读者注意!

 

入谱犹如走迷宫,看谱似转万花筒。故平越宗亲琳博告诫大家要好好读谱,希共同努力吧!

 

                        常州市谱牒与祠堂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晋陵奚氏宗谱》主编、二十世孙蓉湖古谷夫

                   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

 


鲜花

路过
1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5-26 12: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