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方一舟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1971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乡村记事(7)

已有 1009 次阅读2009-10-22 23:14 |系统分类:杂谈

 刚下乡的时候村子里尚未通电,大队灌溉站的动力依赖得是老式的柴油机。那种机子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是不会了解了,启动时需先用火点燃纸媒(一种黄纸),然后几个壮劳力同时发力盘动飞轮直至机器发动。老一辈的人或许知道那个机器叫作洋龙,其飞轮直径约有1.2米左右转速低但扭力大,运转时发出“嘭嘭”的轰响以前都是装在船上流动作业,称作机船。

 

因没有电力能源,故夜晚照明都是用得油灯。那种有玻璃灯罩的叫作美孚灯的虽然清洁光又明亮但因灯价贵又费油可算作奢侈品日常人家是用不起的,一般人家都是用一种药水瓶或是到附近小学讨个墨水瓶再到街镇上向白铁匠买个灯芯管回来用棉纱线穿在其中,再在瓶里灌些煤油就算是一盏灯了。况且那时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一切都要计划供应,每个月的指标煤油只有几两或者是用鸡蛋亦可兑换。所以那时的人们一般都是收工回来乘天还未黑时就草草收拾吃完晚饭早早安歇了,为的是可以节省些灯油。日常生活枯燥贫乏,文化生活几为零,世居此地的人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可我们实在难以适应。

 

因我很小时便对无线电电子产生兴趣,在十岁时在家父指导下成功制作了矿石收音机,在中学时已能组装电子管五灯收音机学校的扩音机故障亦能排除,自此逐渐痴迷深陷其中。知青上调时赖此被分配至对口单位并从事研发工作,此乃后话了。

 

在探家时把以前的一些元器件及工具带到村上,初始装了一台矿石收音机(矿石已用上了晶体二极管)。并在屋后大树上架上天线,旁边地下挖了一深坑用废犁铧埋下再浇些盐水权充地线,这些事都是村上小青年热情相助。等到傍晚连线完成调试成功,众青年皆不愿散去大家争抢着耳机轮流收听,连家人呼其回家吃晚饭都不顾。这极其简陋原始的收音机只能收一二个电台,竟能引起众人兴趣可知其时村民文化生活的贫乏。

 

那时的传媒仅有有线广播从县广播站至公社放大站再送至各村,只在队长家按有一只最初级的舌簧喇叭,而且那时的线路还是复用的,平时日间用来作电话线用只在清晨中午和晚间转输广播信息,因是远距离传输线路损耗较大所以导致信号衰减,再加上终端是舌簧喇叭的固有频响较狭窄,故音质极差。

 

必竟是矿石机用耳机收听个人还可以,人众就不便了况且音小台少。又过了一段我把在中学二年级时组装的一台早已不用的直流电子管三灯机拿来了。因是五寸动圈式扬声器发音音质宏亮唯电池不耐用。这下除小青年外连村干部都引来了,先听新闻联播再听听革命歌曲和样板戏,这下我的屋里可热闹了。

 

近邻戴老师是高中语文教员,家里藏书甚多,因其父拿周总理与其合影挡住了红卫兵的抄家躲过了一劫,故而这些藏书得以保全。戴老师家中还有一台沪产的中华牌手摇留声机及若干唱片,唱片内容大抵为京剧及弹词之类我不感兴趣,我就向戴老师商议要借他的唱机,他同意了。拿到唱机后我到常州城里亲友处,因他在某厂负责工会宣传保管有许多唱片,当时正处在文革高潮期工会活动已停止,我在其中挑了一部分带到乡下。约有二三十张当时的制式均为78转粗纹大盘黑色胶木唱片,并到百货大楼文具柜买了几盒唱针(因唱片放两面需换针,否则损坏唱片)。记得其中内容大部分是五六十年代的流行歌曲,演唱者为郭兰英、刘淑芳、王昆、马国光、贾世俊、寇家伦和胡松华,郭颂等等。以及民乐“彩云追月”、“步步高”,还有最初的样板戏如丁是娥、解洪元版的沪剧“芦荡火种”及姚澄的锡剧“红色的种子”等等。

 

晚饭后我的屋里聚满了人,为使播放不中断众青年自告奋勇轮流摇动摇柄,等一面放完翻一面再放,音质变差时我再更换唱针。因村人平时无什么娱乐,且戴老师家的此留声机播放时除至亲外一般不对外人开放。村民们无比惊喜。因在此特殊时期有些被批为毒草的我只能藏在一边,等众人散去后或择日约一二知己私下欣赏,以免遭致麻烦。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4-8 16: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