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兰陵布衣 http://blog2.cz001.com.cn/?21846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文学三题

热度 2已有 162 次阅读2018-1-28 23:07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文学

       聊起文学好像话题有些沉重了:当阅读进入读片时代、视频时代,或喜欢来点段子哪怕是拙劣点笑话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什么?在当代中国或许就这样,连整个文学圈也像古典沙龙那样早已式微了,想要克服一些拼凑碎片般的东西,只有回到经典中去:
 
       福楼拜 (法国)

      
        什么叫精雕细刻?现代小说理念是从福楼拜开始的:从巴尔扎克到福楼拜是一个飞跃,当乔治*桑喋喋不休要与之争论时,这个福老爹其实早已把她甩出好长一段距离了;“你的笔下应该冷静冷静、再冷静!”“一个作家不是搞政治,他没有道理站出来表态,也没有权利对现实说三道四,他应该是最客观最真实地去描绘。”
    
     福楼拜的这种文学主张可能不完全正确,但它的取样它的打磨,及语言提炼仿佛晶莹剔透的钻石一般,这种用作品艺术站出来说话是顶尖一流的:仅凭一部《包法利夫人》在同类题材上,我敢肯定是无法超越了,哪怕他自己的得意门生被称之为短篇之王的莫泊桑那么多作品;
     --- ---“我就是包法利夫人!”,写完这部小说他在给友人信中甚至说自己:“已是满嘴砒霜味了”。
 
     高尔基谈起自己读完福楼拜短篇小说《一颗纯朴的心》时好生奇怪:“我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些简简单单非常熟悉的邻里对话,被人家放在一个乡下厨娘乏味的一生故事里去,竟然还使我这样激动?这真是一种魔术! ” 高尔基不知道的是为了小说中提到一只鹦鹉,福楼拜专门花时间研究,后来在整理他遗物中还发现了这些小动物的笔记,甚至还有几张它们易患疾病的单子:痛风、癫痫、口疮和喉头溃疡等 --- ---
 
  普鲁斯特(法国)

      
       普鲁斯特的名字是与《追忆似水年华》连在一起的;
    这样的作品始终在读又感觉无法读完,你随时看又随时准备放下。要是真相信这世上能用文字打败时间、意像打败形象的话、这部作品当然推特首选;要是有人说:我准备把它拍成电影。得了吧、我相信这部小说是难以付诸影像或拷贝此类的。
 
     这个年纪轻轻就患哮喘,经常需要蒙上整个房间窗帘卧床休息的男人,心思犹如鬼怪:对周围观察力就像老牌特工或侦探,触觉敏感细腻又犹如婴儿,他的眼睛仿佛全方位全天候的猎头鹰眼,发起大兴来议论恢宏摇身一变而成为老谋深算的政客,为了爱情又吃醋得寻死觅活仿佛邻居家的孩子 --- ---
 
     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说起《追忆似水年华》:“初看尽是一些琐碎小事、非英雄化的体验,而换了其他作家总是急急忙忙要从这里突围出去;而他反其道而行之  --- ---亚麻布紧贴着脸颊那种滋味,旅馆走廊的味道,海边天空的样子都成了普鲁斯特的主角 ”;什么时候不妨换成我们常州这里,自作聪明地联想一下小时候一块麻糕或马蹄酥的味道,久已荒废车间里的气息,那一年龙城大道的雪景,甚至我还想起了改造前的旧人民公园那矮矮的一排排镂空砖墙;
 
     但普鲁斯特决不仅仅如此,他的语言是江河湖海滚滚而来:开阔、壮观,甚至有时不妨泥沙俱下--- ---
 
博尔赫斯 (阿根廷)        

      
       看博尔赫斯的作品会有截然不同二种看法:一种以为毫无情趣,难以配称得上是小说这玩艺,他的故事情节简单而故弄玄虚,甚至云里雾里不明不白;另一种以为博氏开创了文学的另一空间:属作家中的作家,大师中的大师!
 
    当代作家阎连科好长一段时间写不出东西,没有拿笔他认认真真拜读了博氏的好多作品,超出想象的是他发现了诡秘瞬间;有理由相信博尔赫斯犹如魔幻大师,可以不写人,不写人性,不写生命,甚至完全颠覆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审美,传统小说最重要的部分都没有了,不见了,读者最想见识的,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情节情景都会被博氏这家伙不露声色、悄悄地虚化隐去,而另一种景像开始降临 --- ---
 
    时空之内的生命之迷解决要在时空之外;写《百年孤独》的加西尔*马尔克斯有一部作品叫《迷宫中的将军》,而博尔赫斯更像时空迷宫内的设计者和造梦师。在博氏作品里时空逼真而又模糊,时间地点又往往变得虚无,现实与梦境可以互换  --- --- 要命的是,仅凭这些我们很多人以为他作品不就是网上流行的穿越小说或玄怪小说嘛;
    ---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此时此刻,属于正确的话我同样应该重复三遍。
 
    如果说荒诞、迷惑、人的困境题材构成博氏小说一大支柱的话,他更出色在于他小说语言的提炼上:这不仅仅是我们古文意义上的精简,而是一种浓缩得像结晶体一般,发酵起来又非常给力的酵母菌,早就有人说博氏小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是一种冷文学,不啰嗦、够咀嚼,凭空而降。在很短很短的《两国王与两座迷宫》的最后,好象完全不相干的事冥冥之中会被注定,他竟然在结尾还来了句:“光荣属于不朽的上帝!”;我深更半夜读到此处突然笑起来,一语成谶。
 
    读博氏的语言,我感觉真正一流的小说都不会以情节来取胜了。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兰陵布衣 2018-1-29 17:22
一笑天: 博主家的书真不少
老书呆了,此生惟见书为最乐,谢谢关注!
回复 一笑天 2018-1-29 15:22
博主家的书真不少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16: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