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楚门的世界 http://blog2.cz001.com.cn/?2381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海棠村杀人案件

已有 6060 次阅读2008-7-26 21:08 |系统分类:文学

-----Based on a ture story

5月季春的这个星期似乎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校园依旧熙熙攘攘,白天,男生们在球场宣泄他们旺盛的精力,女生早早端着脸盆拿着洗浴用品在学校澡堂前等待那僧多粥少的浴位。而我们,也一如既往的每天晚上穿过海棠村,走上30多分钟的夜路,去邻近的艺术学校。当然,不是去会那些漂亮mm,而是去那里的实验剧场看电影、镭射放映厅看影碟。

然而,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周中的某天上午,十余辆黎明牌警车突然汇聚在海棠村,法医、刑警们进进出出。海棠村出大案了----一起杀人大案。

海棠村是一个教职工住宅小区,位于校园东南隅,由新老两组楼群组成。老楼群是50年代修建的数栋两层楼红砖房组成,这些红砖房与70年代前许多典型砖房一样,是苏联式样的设计;而新楼群则是由80年代中后期建起的若干栋6层楼的居民住宅楼组成,在这个小区,居住着本校的教职员工和他们的家属,也有少量的房屋被屋主出租给本校准备考研、考托福的学生,那些人愿意花钱求得一个比嘈杂宿舍更加安宁的学习环境。

此时海棠村显然是纷乱而嘈杂的。杀人大案发生在新楼群某单元的4楼。死者是一对老年夫妇,年龄均在60岁左右。丈夫是学校某系的一位教授,妻子是原某高校校医,主治妇科,后停薪留职在家开办诊所,据说收入颇丰。两人均受过良好教育,工作稳定,家境宽裕,子女也很成才,儿子留学后工作定居德国,定期汇款回家孝敬父母,女儿也在上海有着非常好的工作。总之,这是一家让人羡慕的家庭,谁会下此毒手?

据报案人反映,她与死者夫妇是对门邻居,和她一样,对门的老教授有每天晨练的习惯,彼此见面,都会打个招呼,这似乎已成为例行程序。然而这两天,却没有见到老教授晨练,也没有看到老校医,他们家也始终大门紧锁,未见人影,未闻人声,因而心下生疑,担心老俩口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报警。校公安处接报后派人用长梯从阳台进入一看究竟,却发现两人已然毙命,陈尸屋中多日了。

经法医勘验,两人均系头部遭钝器重击而死,死亡时间应是两天前的中午。凶手在杀害两人后,还用被子分别将两尸体包裹捆扎,放置在卧室床上。室内财产似乎也没什么损失,家电一样不少,在客厅的橱柜里,摆放着一叠西德马克,折合人民币1万多元。室内地板被凶手用湿拖把仔细拖过,留下的痕迹不多。在厨房,刑侦人员发现,凶手作案后不但在这里清洗了身上沾染的血渍,而且还动手做了一顿饭菜,吃完后才离去,根据食物变质推断,凶手离去时间大约在案发当日下午23点左右。

案件发生在省城,死者均是高校教职工、知识分子,这所高校也是省部级全国重点高校,在全国高校综合排名前20名之内,这样严重的案情也是建校50年历史上头一次。案件让校园人心惶惶,也引起了省市委的高度重视。

省委政法委书记亲自挂帅进驻校园,会同西区公安分局、校公安处等单位组成专案组联合展开侦破行动,省领导也批示要求尽快破案,消除阴影,早日还校园一个安宁祥和秩序。

警方立即对作案动机以及案发当天的情况展开了调查。据死者楼下的邻居反映,案发当日中午,她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好像是桌椅倒地的乒乒乓乓声,也听到了女人的一两声尖叫。“你当时为什么不报案,或者上楼看一看?”警察这样问。女邻居遗憾的说,“我哪里知道是在杀人啊,我还以为那一声尖叫是她又在给哪个女孩做手术呢。”

直到90年代中期,中国社会对非婚性行为总体上还是持传统的不赞成舆论,对由此引发的未婚先孕更是采取了严格的管制处罚措施。该高校规定,凡有同居等非婚性行为的,当事人一律留校察看;凡有未婚先孕或堕胎等行为事实的,当事人一律开除学籍;而对于未婚先孕导致的堕胎,各地的公立医院几乎清一色的与已婚者区别对待,要求登记单位,要求提交医疗证明等等各种要求,隐私的不被保护、不被尊重,隐私被单位发现可能招致的严重后果使得这些未婚先孕者抛弃了公立医院,选择了私人诊所进行人流手术。虽然公立医院的手术价格要远低于私立诊所。

这位遇害的老校医正是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毅然辞去了校医院妇科医生的工作,在家里开办了人流诊所,专门为这些羞于启齿的怀孕女生和社会上未婚先孕者进行堕胎手术。而价格也是不菲的,一个手术收费就在一千元左右,这在当时,算是很高的医疗费用了。她家的手术室内,时常会传来女人们痛苦的大呼小叫,通过这种利用现行医疗制度和学校管理制度对怀孕女生成功的“要挟”和“帮助”,她迅速积敛了可观的个人收入,远高于她作为校医院妇科专家的门诊收入。而据说一些高价做了人流的女生对其也怀恨在心,扬言哪天要收拾收拾她这种敲竹杠的行为。

那么这是一起因高价人流手术导致的仇杀?好像是的,现场的财物很少丢失,据从上海赶回的女儿进行清点,家中财物几乎无少,只少了一台相机,价值5000元左右。橱柜里上千元的西德马克更是丝毫未动。显然凶手好像不是为财去的。而据周围邻居和学校同事们反映,死者夫妻俩平时为人也挺好,男的为人忠厚,女的虽然其多少有些赚昧心钱的味道,但和邻里关系也还不错,没发现有什么仇家。人流诊所在学校小区也独此一处,似乎也不存在什么竞争对手恶意打压报复的问题。这样看来,一定是哪个做过人流手术的女人雇人上门寻仇了。

一场刑侦大网迅速在校园铺开,全校一万多名师生都纳入了警方的调查视野,尤其是那些曾经在该诊所做过人流手术的女生及其男友。警方根据诊所内的寥寥几语的顾客资料进行艰难的查找,因为诊所出于保护顾客隐私的目的根本就没做什么资料登记,即使登记了,甚至也可能是假名字。

从案发现场,警方提取到了凶手的几枚右手指纹,在现场附近,寻找到了凶器,一截断面呈“凹”字形的槽钢,被旧报纸包裹着,仿佛是一条香烟。可能,凶手就是将凶器伪装成礼品香烟,上门送礼时将对方杀害的。

这截槽钢的复制品迅速被警方在全校各系作了展示,询问案发前师生们是否有发现类似的槽钢在何处何人那里出现。而对全校男生的指纹甄别也开始了,全校男生以系、年级为单位分期分批到校公安处按指纹。在公安那按指纹可是一件新鲜事,不同于普通的印泥,警方的指纹用印泥是一种蓝黑色、粉质细腻、固着力强、不洇不褪色不怕水的好东西,一旦手上沾上了它,三五天都别想洗掉。而按指纹也不像我们平时按手印那样只要轻轻一捺,而是必须先将手指肚的一侧紧紧贴在纸面,然后在纸上一边旋转手指,依次将指肚一侧、指肚、指肚另一侧的指纹完整地留在专用纸上,那原理就像把地球仪的环面展开成世界地图一样。在采集指纹的时候,有一名警察对所有人的指纹会先进行肉眼预判,对那些与底本相似的,要求他们留下指纹样本,而那些肉眼即可看出不相似的,则不进行指纹采集。可这个凶手的指纹一定很大众,因为全班男生几乎都留了指纹,当我排着队准备走到指纹采集的工作台前,正盘算着怎么优雅的按下手指印的时候,警察抓着我的手,略微端详了一下,说:“不用了,你走吧。”于是直到今天,也没有在公安那里按过指纹。

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286电脑卖到上万元一台,因此,对这些指纹的研读,估计也是大多靠人力完成的,近万件指纹标本,想想多么辛苦。然而警方的这些努力似乎收效不大,通过病历查寻、指纹比对,两个多星期下来,一无所获,校园内并未发现与凶手特征吻合的人。为了寻求突破,更大规模的线索征集活动在全校展开了。警方号召师生广泛深入回忆案发当天有什么可疑的人和可疑的事。班上一苏北同学,绰号叫“大成”的,记起案发之前的一天下午,曾有一30多岁操外地口音的校外男子在球场上向他问路,询问某某妇科诊所怎么走,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那人可疑,估计是去踩点的。“大成”问我们,这个算线索吗?宿舍的大伙齐声道,说不定那个就是嫌犯呢。于是他拿定了主意,去校公安处反映了情况。而那些警察们也热心地聚拢过来详细询问,线索此时对这些警察来说太宝贵了。

但案件还是什么进展都没有,转眼距案件发生已经快一个月了,师生们提供的线索似乎都没有什么帮助,警方的侦破似乎到了山重水复的地步,而省领导和市领导还等着破案的捷报呢。于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打击违法犯罪分子的行动在西区展开了。

此次专项打击活动,是对高校所在的西区的社会闲杂人员、有过违法犯罪行为被公安等政法部门处理教育过的人员进行问话,对近期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集中打击,下至偷鸡摸狗、打牌赌博,上至拉帮结派、盗抢打杀,都在警方处理视野之中。警方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拉开大网,从这些人当中获取海棠村杀人大案的线索。

而案件在这样的专项治理行动持续半个月左右后,居然真的侦破了。

话还要从高校的一位“衙内”说起。“衙内”是学生们给一些高校教职工子弟族的称呼,这些人往往自己不学无术,天天好逸恶劳、吃喝嫖赌,仗着父母在学校有地位、收入高,做起了啃老族,而且还不忘时常去泡泡大学生美眉。这位衙内,便是一个成天不工作,天天跟校外社会闲散人员厮混、打牌赌博的人,已经被公安部门处理了多次。当然,看在他父母都是高校教授的份上,每次都从轻发落了。

此次专项整治,他又被请进了局子。这个衙内天生胆小,看见警方的阵势,早已吓得不轻,生怕把拘留所坐穿。于是不等警方详细问讯,他主动地说,那个海棠村杀人案我有线索,是我的牌友说的。原来,在前不久一次和牌友的聚赌上,大家边搓麻将边聊。在谈到海棠村杀人案时,一个牌友说,哦,我知道,是W县的某某小子干的。

警方立即抓捕了那牌友,在对其的审讯中,他承认说过上面的话,并说这是不久前他与这位W县的小子一起打牌时对方自己亲口说的,并将那人姓名、相貌等基本资料全盘供出。

警方立即赶往W县,经查W县该小伙,现年20岁左右,以务农为生,曾被当地团委评为年度十大优秀青年。他真的是杀人凶手吗?

指纹的比对结果迅速出来了,该小伙指纹与案发现场提取的凶手指纹完全吻合。在其家中,警方起获了校医家那台丢失的照相机。面对确凿证据,W县小伙交待了全部的犯罪事实。

该小伙在村里谈了一个女友,数月前,女友怀孕了。这在传统民风相对浓厚的村里可是件说出去丢人的事情,于是他带着女友慕名来到几十公里外的省城,来到这位校医的私人人流诊所进行了手术。当女友在手术台上痛苦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样令他开心的事情---这位校医家里居然有那么多现金。当校医做完手术,走到房间打开保险柜,将这位小伙交上的手术费放进去的时候,他简直两眼放光,那里肯定有上万块钱,不,十多万块钱。

虽然他有着十大青年的光环,其实他也有打牌赌博的恶习,并欠下了很多的债,手头拮据,看着这么多的钱,一个罪恶的念头忽然产生了。

回到家中后,他立即着手实施抢钱计划。他找来一截断面呈“凹”字形的槽钢,用旧报纸包裹好,仿佛是一条香烟。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到了校医嘱咐的复查时间,他应带着女友前来,让校医看一下女孩术后的身体恢复情况。于是在那一周,他上路了,没有带着女友,带着槽钢。

当他敲响海棠村校医家的门时,医生热情地请进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他手里拎着的“香烟”。大家寒暄了几句后,医生进厨房做饭,而老先生则在阳台悠闲的远眺吹风。他从袋子里抽出那条“香烟”,忽然重重的朝医生的头上打下去。医生顿时发出惊恐的尖叫。

可是对方挨了如此的重击,居然没倒,而且还在高声尖叫,人的头盖骨怎会坚硬如此。他惊慌失措的不停挥舞槽钢,一次次的击打在医生的头上。医生终于倒下了。他转身离开厨房去寻找那位老先生,此时老先生还在阳台吹风,对厨房的动静一点没察觉。他狠狠地将槽钢砸向老先生,这位老教授也倒下了。他将两人的尸体搬到床上,用被子包裹好,然后开始在屋里找钱。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保险箱里居然是空的。原来就在几天前,这位老校医刚去银行存了钱。翻箱倒柜,只搜到不到200元现金。他有些诅咒自己的霉运,悻悻地把钱收好,顺手把一台专业单反相机也收入囊中,然后开始了对室内的清洁,消除自己的痕迹。他相信警方应该很难抓住他,他是个外地人,而且在病历上用的都是假名字。做完所有的一切,最后他在厨房把校医没做完的饭做完,吃饱吃好,收拾满意了以后,关门离去。

原来还是一起财杀,不是仇杀。那么为什么对橱柜里的上千元的西德马克熟视无睹呢?警察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他很惊讶的面对着警察的讯问,

“我以为那是冥币。”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1-21 22: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