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楚门的世界 http://blog2.cz001.com.cn/?2381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午夜12点

已有 981 次阅读2006-3-7 10:35 |系统分类:生活

这是一个笔者亲历的真实故事,不过故事并不发生在常州。文中的一些文字可能会引起阅读者的不快,在此谨致歉意。

 

 

 

 

     隆冬子夜,瑟瑟寒风。当时的我,刚刚忙完了晚班的工作,正骑着自行车离开公司,赶回温暖的家。此时整个公司在暗夜的寒风中显得格外肃穆,冷清。我竖了竖衣领,弓着腰,努力的前行着。阴冷的北风把鼻孔冻得有些麻木,甚至连声音好像都被冻僵了,设备的运行声、同事们的攀谈声都显得格外低沉,愈发显得这个夜晚寒冷而寂静。然而未行多远,便听到公司大门口有人激动的喊:轧死人了~~~”,此时手表上的时针正指向午夜12点。

 

 

这里首先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公司的地理环境。如图所示,整个公司在布局上是坐北朝南,公司大门位于正南方。公司门口有一条铁路自备线(用于运送生产原料),基本平直,只是在东南方向,受到铁路线旁一座几米高的小山包和仓库这些地形影响,铁路线在这个位置拐出了一个大弧线。死人现场就是在这个弧线的拐点。

[img]http://bbs.loone.cn/blog/attachments/dvboke/349/2006-3/2006379382273091.jpg[/img]

 

 

此时,现场正被火车的车头大灯照亮着。火车司机正为刚轧死了人而惊魂未定,语无伦次的述说着什么。他的助手正在竭力安慰。而周围的在场人员也是寥寥可数。我观察了一下。两个火车司机,加上我和另外两三个下了班正好路过现场的公司职工,在场的不超过6人。此时虽然已经报了警,但是110还没有来。或许是天气太冷,电话线路也被冻僵了吧。

 

 

从司机的口中得知。当时他正驾驶着火车车头由东南方向向西驶去,当行驶到这个弧线处时,由于山体遮挡,视野受限,根据安全行车规定,他拉响了汽笛。夺目的车灯光、响亮的汽笛,行驶在铁轨上的隆隆,足以使人警觉到火车的临近而采取避让措施。可是当他转过弯来,发现铁轨上有个人时,一切都已经太晚………

 

 

意外?谋杀?

 

 

警察没有来,而在场的人惊魂未定,甚至也没有想起要保护现场,也许大家也没有想到会有谁要来破坏这个现场。没有Police line的阻拦,于是这便给了我更多接近现场的机会。

 

 

这也是我第一次能够仔仔细细的目睹这样的现场。死者为一中年男性。大概50岁左右,身着深蓝色的涤卡一类的面料制成的制服式样的上衣,从裤腿里露出的手工编制的毛线裤、上身手工编织的毛线衣,脚上一双低帮的皱巴巴的皮鞋,可以判定,他是个民工身份的人员,可能是个包工头,说不定就是给公司干活的民工之一呢。尸体呈头西脚东走向,也就是说,他是被火车从身后撞上来轧死的。而且,他被轧得很惨,死无全尸,整个尸身主要被压成了三段。头和躯干上部、下肢、脚。此外还有一只手也被轧断了,被火车裹挟了几米后,掉在远离尸体的路基上。那只手的断面清晰可见因折断暴露出来的腕骨,骨头颜色黄黄的象抽烟人的大板牙,而骨髓中空,就象饭馆里卖的筒子骨。惊讶的是,现场也没有多少血迹,可能是天太冷,血管都被冻住了吧。尸体伏趴在路轨中央,瘫软的象被《鹿鼎记》中的化骨绵掌打过一般,几乎没有人形。然而我闪过了一丝怀疑。他怎么会轧的这么惨?如果是一个人不留意火车,在铁轨上行走而出意外。通常情况他会被火车冲力撞倒在路轨一旁再被轧过去,身体应当是局部受损严重,而不会象这样全身受到两个轮子大面积碾轧,形成三段。目前这种尸块的形状表明,他应该是充分地横躺在铁路路轨上被轧死的。那么他为什么会躺在铁路路轨上?自己喝醉了酒,于是天当被、铁轨当床?或是被人灌醉了、打晕了蓄意放置在此?我自己宁愿相信后者,在这么冷这么晚的寒夜、少有居民的僻静工厂区、似乎很少有人会这样喝醉了酒走夜路,然后那么恰巧的平躺在铁轨上。如果是后者,我不由得有点感叹谋杀者的精明,他刻意选择在这个铁路线的拐点处,利用火车驾驶员视线的盲角将杀人伪造成一起交通事故。而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了解公司铁路线周边情况、了解铁路自备线上的火车运行规律,才能抓住火车运行的那个时段,使计划成功实施。也就是说,能够实施这个计划的,没准也就是公司周围的人,或者是在公司工作的人。

 

 

大约20分钟后,110终于姗姗来迟,警察们在警车车灯、火车灯的亮光下,忙着勘探现场,询问司机,有的正用BETACAM摄像机对现场状况进行拍摄,有的则用照相机对现场拍照取证,一切都有条不紊。我也回到了温暖的家中。命案现场的尸块没有给我心里带来任何的惊恐,我洗了个热水澡便甜甜的进入梦乡,一个恶梦也没做。

 

 

几天后,整个死人事件便在警方调查面前真相大白,而且也验证了我的推断-----这是一起谋杀。死者是为公司工作的一民工队的包工头,与其妻一起居住在公司厂区附近,凶手也在这个民工队干活,与包工头的妻子有不当关系。为了图谋两人的永久幸福,于是当晚杀死死者后,移尸铁轨旁,等待午夜12点的火车经过将其碾轧,造成交通意外假象。可惜,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1-21 21: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