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原汁原味的老白干 http://blog2.cz001.com.cn/?32138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小网风云【35】

已有 102 次阅读2016-7-28 10:09 |系统分类:文学

小网风云

野生孔老二

35

文中如此阐述,当我们要说起本埠的文化渊源时,必然会如许而言: 史称三吴重镇,八邑名都:自春秋吴王梦寿第四子季札受封于此,距今已有2500多年。常州是江苏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全市文物古迹110处,其中省级以 上文物古迹25处。圩墩遗址,揭示太湖流域人类始祖起源;未园、约园,直追苏州古典园林之美。天宁寺、清凉寺,古木森森,香火袅袅;淹城遗址,三城三河环 抱,举世罕见。唐朝大诗人独孤及曾称“江东之郡,此埠为大”。王安石在本埠上变法万言书。苏东坡爱本埠甚于眉州,以至终老于此。陆游说本埠儒风蔚然为东南冠。龚自珍慨叹:天下名士有部落,东南无与常匹俦。可是再看今日之本埠,又是如何? 

青果巷乃是本埠最为著名的明清建筑群,几年前,市公安局便在青果巷头上建造了破坏青果巷建筑群的高楼大厦。当时市文管会对此提出异议,官司一直打到省府,乃至中央。结果呢?那些破坏文化的钢筋混凝土建筑,还不是如绿林山寨般霸道而出?

1912年,远走扶桑的盛宣怀在给国父孙中山的信函中提及:吴中祖业蒙公保护维持加人一等,森氏来函,已承通饬各处,藉以保全,使敝族数百家均沾大德,感泐尤深,相见有期,再容陈谢。复请台安。黄克强先生均此致意。想必也包括盛家在本埠祖产吧。

盛宣怀为“中华第一实业家”,其政绩商务且不去赘述,单凭他于1897年创办了北洋大学堂、1897年创办了南洋公学,以及1910年捐献建造了了上海图书馆,盛就是值得后人景仰与无限尊重的人,他留在本埠的祖业理当受到格外保护,现在究竟如何呢?

从青果巷到双桂坊,盛家七进祖屋,挨近双桂房的后花园已经如坟冢般竖立着四撞小楼,而这四幢小楼究竟是谁住的呢?除了本埠的主要官员,还能有谁?这种毁人祖产,破坏文物之作 为,实在鲜见,也只有无耻无知之徒才能做得出来。以为在那福地就可延年益寿,庇荫子孙了吗?未必啊。毁人之祖业毁本埠之祖业,苍天若能惠及这等败类,岂不 是苍天无眼了……

追根溯源,本埠破坏自己的文化,由来已久。市中心白云溪的消失,就是当时政府之劣迹,搞得本埠失去了江南城市固有的小桥流水之貌,凡几十年,历经破坏,本埠已经不再具体吴文化的痕迹了。 

《昭明文选》的编者萧统、《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双双出自本埠。中国书圣王羲之、中国画祖顾恺之呱呱坠地于本埠。《永乐大典》的布衣都总裁陈济自本埠 乡间直登庙堂。唐宋八大家的旗帜,由本埠才子唐顺之擎出。东林党头颅掷处血斑斑都是本埠男儿。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是本埠赵翼登高一唱,可如今何处再寻这些先贤古迹。

这些文章让奚云诗看了大有同感:古代建筑就是城市历史文化的化石,毁了就无法复制真实的韵味,可是现今那位分管文化的副市长不懂文化,热衷于为建筑商打交道,原先以为他的前任不懂文化,使本埠文化衰败,如今看来他更不懂文化,有过之无不及,更能糟蹋文化。想到这些,奚云诗只能叹口气;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不就是文化这两字的亵渎嘛,其实在这梦博上,类似笑话还真不少,譬如有些大言不惭自称先生,甚至教授的半呆子网民,自已连什么叫小说的慨念都不知道,还口出狂言道,中国以前与未来都没有小说,其实年轻人狂点也不着为奇,多元化社会,充许有不同观点,但是不学无术充老相的性质那就大不相同了。事实上中国最早出现小说这种文学形式的年代,应该是在明代中叶,之前还是以诗词,元曲与杂剧为主。

小说的开山之作,就是罗贯中的长篇章回小说《三国演义》,与之媲美的有施耐庵的《水浒》,接着又出现《西游记》,《新列国志》《东周列国志》《封神演义》和《金瓶梅》等作品。这些长篇小说结构宏大,人物众多,不乏鲜明的个性,故事情节曲折,语言通俗生动,各以现实主义或者浪漫主义的艺术特征取胜。

短篇小说的繁荣与冯梦龙的努力分不开,他选编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三部短篇小说集中,对市民生活的描写绘声绘色;清代的小说创作,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都达到新的高度,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曹雪芹的《红楼梦》代表了我国古代小说的最高成就,妈的,此人居然说以前沒有小说,还攻击作家写小说是胡编乱造,奚云诗不禁摇了摇头,这种低智无知者,咋敢在网上混啊,沒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走过路啊,小说是什么,看看那些文学大家的诠释不就知道了,这种笨蛋懒得如蛆一样不学习不讨教,可是还捧他们充大头?可想这梦博的水平之低了;

关于小说的性质,奚云诗早在1982年秋天,一个高级别的中美作家研讨会在美国洛杉矶落下了帷幕。晚宴上,美国诗人艾·金斯伯格请我国作家蒋子龙解个怪谜:一只五斤重的鸡装进一个只能装一斤水的瓶子中,您用什么办法把它拿出来?蒋子龙略加思索便回答说:您怎么放进去,我就怎么拿出来。您显然是凭嘴一说就把鸡装进了瓶子,那么我就用语言这个工具把鸡拿出来。金斯伯格兴奋地说:您是第一个解开这个谜的人。

1987年,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改编成电影,影片公映后,产生了空前的影响,小说也因此被读者所追捧。《红高粱》开篇叙:我父亲这个土匪种,跟随着我爷爷余占鳌的队伍去伏击日本人的汽车队……许多读者对这种独特的叙事视角产生兴趣,并以此界定它是一种写实,纷纷写信询问。莫言在一次读者见面会上,引述父亲的故事进行释疑说:其实我爷爷是个手艺精湛的木匠,我父亲是个老实得连鸡都不敢杀的农民。当我的小说发表后,我父亲看了很不高兴,说我污蔑他。我就说,写小说其实就是讲故事,你不是说咱家有门远房亲戚一次能吃半头牛吗?我父亲听了我的反问,一下子想明白了,并且一言点破了小说的奥秘原来写小说就是胡编乱造啊!说罢,莫言又风趣地补上一句:你看,我父亲是一位不错的评论家吧。一席话逗得在场的读者哈哈大笑。

1991年夏,一位英国女士读完《围城》后,打电话要拜见钱钟书,但他执意谢绝,并对那位女士说:小姐,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一次访美,钱钟书买了一只大烟斗,回来送给一位朋友,说:不吸烟,这就好比古时的太监为皇上选妃子,合用与否我就不知道了。还有一次,有位记者问钱钟书为什么不愿意写回忆录,钱钟书答道:个作家不是一条狗,狗拉了屎撒了尿之后,走回头时会找自己留下的痕迹闻一闻,至少我不想那样做。

但是也有作家认为,尽管这些当代文学大家对写小说的概念解释地如此明白,但我非常同意王安忆的观念:小说虽然是虚构,但必须讲究与实际生活结合。一旦决定写本小说,就要研究它发生的背景,必须告诉读者那时发生了什么,素材的真实性会提供编织情节和人物的条件,对此,作家偷懒不得。讲个故事消遣一下,那是通俗文学。通俗文学是用来打发时间的,累了看看,看完什么都留不下来。高雅文学是让你看了以后,里面所蕴含的那种精神的东西会很长时间留存在你的脑海之中,哪怕情节模糊了,人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那些精致的史实还一直留存在那里;所以创作的长篇小说都具有真实的史实与人物原型;当然这些学问与不懂文学者来讲,永远属于对牛弹琴……蹩脚蹩脚,看来看去,网上70后的水平实在太蹩脚了,奚云诗一边想,一边挽了此人上了太白遗风酒楼。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8-25 17: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