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原汁原味的老白干 http://blog2.cz001.com.cn/?32138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小网风云【38】

已有 65 次阅读2016-8-3 16:32 |系统分类:文学

小网风云

野生孔老二  

38

哎呀,原来,原来,这预计者还就是你啊云哥!太意外,太高兴了。大毛子的反应却很干脆,像早在预料中,可声音的颤抖说明她难掩盖惊呀和激动。尤其奚云诗的博文引起高度重视,有关部门很快拿出恢复老中山纪念堂的修缮方案,也就是说,这太白酒楼在此的经营时间不会太久。可是弄清大毛子与太白洒楼关系,奚云诗很纠结,早知是她的酒楼,自己就不会……但这层纸已经捅破无法挽回。

所以每次看见大毛子,自己心情就很复杂。哎,哪知结果会是这样呢,这世上的事,还就是无巧不成书,人算不如天算,一滴水漏油瓶里,反正内心纠结的不得了。可大毛子却毫不在乎,还打电话安慰他说,哟,这也算个事?为了支持你,我大不了换个地方重新再开张就是。我啊,就将太白酒楼搬到你要拆迁的新家附近,让你一有空就来品尝我的铁观音!这话让奚云诗听了几乎难以自持,心想:大毛子啊,大毛子,脾气还是当年那样啊,对啥事都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自从你突然失踪后,你爸妈急的几乎活不下去,我也为你焦虑了多少年,这数十年间你究竟去了哪,现在咋又突然冒了出来,你咋这么萌哒……但是心中这疙瘩始终没解开,几次想开口问她,但是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彼此都有了家庭孩子,时代如万花筒般多变,那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社会开放越深入情感问题越复杂,看看大毛子的热情如初,她不主动讲,我也没有必要打听她的隐私,尽管她的当年出走,与自己有密切的关系……

奚云诗把这疑问埋在自己的心底,表面跟沒事一样。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位资深的网友想与他交流交流,加深对梦博的了解,探探这二江湖的水究竟有多深,这才拉他上了太白酒楼。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吧台上女孩一看见他便笑着说,奚先生好。奚云诗朝她笑着唱个诺,找了张临窗能俯览街面的桌子脱去外衣坐定。

我的马甲隐身神鸟,没想到一坐下来,这位网友就开门见山自我介绍。 哟,一听到你这马甲,我就想起有人曾对我说过,这梦博网上有只时隐时现的神鸟,他与作家、安吉三国鼎立,属于网上的三驾马车,铁三角,无论文字功底,还是思想观念,理论水平专业知识,看问题的深度均属独特,今天一看见你,我的脑子里就充满诗情画意,想起你的那首一生难忘旧炊烟; 桃园上,竹林边。丝丝缕缕斜阳里,与霞缠。散还聚,晚时天。母亲微笑常浓淡。确是首有场景,有情感,贴近生活的好诗啊。奚云诗立刻笑着回答。

哪里,真正的好诗既讲格律,又须含蓄,这方面我可差远啦。隐身神鸟立刻很谦虚地回应:见你的《要大杀贪官啦》帖子,让人大有醍醐灌顶启迪,尤其是只要在一个地方查处一千个贪官,那么全国的收成至少可以有两万个亿以上,这个工程其实不要大动干戈,只要敲敲山,震震虎,立即能够见效。因为凡是贪官都很心虚,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惊慌失措,只要通告一贴,限时限刻投案自首,主动交钱,管保排了长队来送钱。哇噻,文章点击率8292,占网民的70%啊,说明想法很得人心,还有那篇《爱与恨的纠结》也让人看的舒畅蛋痛。

奚云诗一听连忙摆手说:哎呀,我的想法太天真了,根本说不透社会本质的复杂性。但是经他这么一提,脑中不由浮出此文的大慨意思。

首先,我很爱家乡,由于很爱,所以生恨,对它真是爱恨交加。其次我很爱土地,因为它让我踏实,让我可以安身立命,但同样我也因爱生恨,恨土地干嘛会变得如此贱,只要给钱它就能卖,其性类似于婊子,而这个婊子却养肥了一群公子,不知在这个朝代中,有多少公子要靠这个婊子才能活好。央视播出本埠毒地块盖学校的调查,本是十分丢人的事件,早点预防一下,何至于被央视曝光,发酵为全国时下一大丑闻?我虽然因爱生恨,经常有点老愤青尖锐,可是我也不希望家丑外扬,我们都是本地人,要闹也是关起门来自己闹闹,以保全最后一点脆弱的脸皮,可是现在我痛心看到那一切难以收场,由此可见:自己人恨自己人,甚至骂两句是真爱,假如连这个也不能理解,那么剩下的只有让外人来教训你。

记得当年印染厂搬走,那地块被开发成房地产,取名怡康,许多本地人都扬言,那地下毒得很,所以那房子不能住,住进去会容易得病死人。它开发了一期,跟着开发二期,卖得一套不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老板自己年纪轻轻倒先走了,里面的住户似乎大多怡康。

过了十来年之后,人们便只记得怡康,记得那里的房价比较贵,忘记那是块有毒土地。也许有毒是相对的,埋深一点,毒就从地下水走了,只要不毒害住其上的人,毒害远播就是成功。从有关报道来看,外语学校身下的毒地被使用的太急,似乎少了个必要的深埋程序,或者说规定有了,执行者草草收场,掩人耳目。照这么说,也不全是土地惹的祸,有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恶因关系,但说到底,还是因为土地可以长银子,大家喜欢它快长。

   毒气一往上冒起,本事再大也控制不住局面,它就是空气,可以无处不在,而且来无行踪,看不见摸不着,当身体感应和反应到它来了,发生毒害才坐实。这一切,又都偏偏集中表现在学生娃的身上,身体的种种反常表现,让最急的不一定是老师而肯定是家长,独生子女一枝花,况且送上这种地方名校几乎都花大价钱的,于是一看医生,一检查,发现太多像是中毒的症候,毒从哪儿来?当然不是土地中,就是周边还有没搬迁的化工企业。不需要多加联想,毒地造学校本身就是个让任何利益外的人难以默许和要崩溃的问题。

挺有趣的是,这几年本地拍掉不少的苍蝇,多半跟土地有关,从建设局长到主管建设的副市长,干了十几年时间,腐败都是从每一寸建设土地上起跑和回旋,也许可以这么说吧,有多少大型建筑群落,都是把脚下的土地,当做迅速渔利的法宝,肥了自己,也挑了一帮亲近分子,但最终损害的却是国家和老百姓的利益。

当权对土地近似于疯狂的贪恋,不是与生俱来的,大概跟今天的地方财政收益和分配有绝对关系,要不然就不会在本朝出现土地财政这个热词。具体卖土地的钱,地方跟上面是如何分配的不得详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老百姓基本都知道他们卖土地的钱是这么花的:一部分拿来搞地方建设,一部分拿来增加提高行政人员的收入和费用。地方建设是每一任地方官都热衷的事情,因为拆和建都产生GDP来,而且不仅好看,博得有作为的美誉,还可以从工程中拍上肥下,也肥自己,真乃是一石几鸟的美差。有人说法国等欧洲国家很少看见城市有新建筑,感叹人家爱老,沉淀着古老的美,我想说假如法国也像本朝一样实行土地财政和以GDP考核作为主要政绩的基本政策,也许难保没有人不会去考虑对卢浮宫实行拆迁。当然,这只能是个假设。

熟悉公务员收入情况的人尽皆知,他们的基本工资其实真不高,比打工的高不了多少,甚至比技术工人低,可是如果把他们全部收入加起来算,工资以外的各种名目的补贴奖金之类远比工资高得多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处级干部一个月能有1万多收入的原因。那么,额外的钱从哪儿来?土地财政是主要的来源。这些年随着房地产走低,土地出让金骤减,显然地方土地财政陷入困境,但他们的额外收入并没有减少,相反因为普涨工资还要不断增加,地方政府只得依靠外债来维持这个已成定局的分配,债务是越积越多,最后的救命稻草还寄托在指望土地回暖,尽管存在太多的鬼城几年内都无法消化,可是继续圈地开发的热情依然不见明显消褪,奈何明知那是在饮鸩止渴,揠苗助长。

所以说,在毒土地上造学校的这个问题不是孤立事件,也不是偶尔现象,把老学校的好地块拿出来高价卖给开发商,给置换毒地偏地无市场价值的地之类的招数,普遍而常见,个案发生是因为倒霉,而这对于发现问题的家长来说,则是不幸中的万幸,但,不会一直有这么幸运如此一针见血,卓有远见,不亏为是个预测者,隐身神鸟的话让奚云诗回过神立刻笑着说,本来我不想用预计者这网名,觉得自己预计方面的道行还浅着呢,顶多也就是难得替朋友解析点命格,猜猜婚姻财运官运如何,哪里会准头啊。隐身神鸟听了大笑:啥叫预计,无非就是善于思考,善于分析,能够判断点事情发展;事实上眼前多不代表将来多,现在少不等于将来无。至于官运亨通与否,也不是今天代表明天,陈希同、陈良宇等人一直官运亨通,十年动乱也沒影响他们的仕途,谁也没想到他们也会一落千丈,还有牢狱之灾?佛道讲修为就是遇事要多思考,能善于思考的人就是个明白人,与社会地位毫无关系。

奚云诗笑着说:修为这特质在我的外公身上就有,当年他一边用门闩抽我,一边教育我千万不妄;到老娘执掌家庭教育大权时,她改用钢针戳我屁股教育我不妄,我从小在棍棒下长大,时刻不敢不不妄可是还是没有不妄;譬如说一个地方查处一千个贪官果真是如此,那这个社会不早烂透了,而且事实上,这前仆后继的贪官还在层出不穷,跟当年乾隆皇帝说的割韭菜没两样,这恐就是博客的功能,能把普通百姓的美好愿望,哪怕是想象非常夸张的愿望,也能在此自由发挥。说完他回头手朝吧台一挥,吧台女孩拿了菜单走了过来。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16: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