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天王大沈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44788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金秋萧瑟

热度 1已有 167 次阅读2018-8-29 22:19 |系统分类:杂谈

金秋萧瑟

       张恶文遁逃,张俊不追,班师回朝。途中偶遇赵亚过。只见亚过的身躯如缩水一般,盔甲空洞洞的,身畔的血已陈旧,乌黑但腐臭,有股枯柴的气息。过王公子赵焉得连忙架起赵亚过,哭喊:“亚弟,你幼年待我如亲哥哥,我半分没给你好处,你做过王那么久的家将,我却从未向我父提及你的好。你原为开路先锋,打探路,是谁打得你如此之惨”

        赵亚过吸气甚微,喃喃开口,道了声“茅山小贼”。赵焉得勃然大怒,提上武器便调兵进攻茅山。浩浩荡荡地开去了。

       此时正值金秋,秋风萧瑟地吹着,卷起一片片黄叶。

       云很浓,浓到遮住红得发亮的太阳。

       一切静悄悄,除了秋风扫叶之声,什么也没有。

       一少年手绰着枪,跨着判官笔和一口刀。

       枪上沾着不少鲜血,枪杆被磨得光滑,显然经历了不少风霜,枪上有一行古字“无影钢枪”。

笔是金子作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笔头似龙,张牙舞爪,说不出的威严、气派和不可一世的光辉,令人畏惧。

刀是一口唐刀,窄而细长,没任何装饰,一股古旧的刀气透出,刀柄镀金,刀鞘白银,磨得平整光滑细腻,看似应当杀气浓浓,却有股平淡的道家气味。

        此人身披铁甲,铠甲威武雄壮,看得出他是个刚强、霸气的人,但面色憔悴,眼神空洞但闪烁着光,缓缓的驾马走着。

       忽然一阵子的喝骂、吆喝声,原来是斧头帮杭州集结的旧部。霍八在前驱马前行,见着刘斩魔,呼刘连,刘连号令:“兄弟听令,此人跨着平魔刀,定是阴云那牛鼻子的徒弟,又拿着金龙笔,必是青剑那德州判官笔一挥,猪都能挡的破玩意的狗儿子。不是刘斩魔是谁,他都逃了,茅山垮了,咱捉他,开开戒!”手下人马黑乎乎的一片便涌过去。

天边涌起一片血云……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8-30 07:59
你读的书一定不少。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16: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