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话梅集》之东晋风云

已有 438 次阅读2018-10-9 09:41 |系统分类:杂谈

                                                    陶侃励志   
    三一六年,匈奴攻长安,俘晋帝,西晋灭亡。司马睿流至建康建政 为晋元帝,史称东晋。内乱不断,
王敦强势,在元帝和明帝二次兵变。第一次杀异己,第二次失败,病死。
    至晋成帝时,苏峻反判,杀进建康,朝庭无策。荆州刺史陶侃出兵,历二年平判。陶侃原是王敦部下,
有人妒而于王敦前谗言,欲杀之。侃知若逃必死,索性主动进见王敦,谓早做决断。敦见状,倒灭了杀
心,调广州。
    陶侃胸怀大志,于广州,每晨搬一百砖于室外,傍晚搬回,曰:“心在中原,若闲散,一旦国有求于
我,无健体怎担重任?”王敦兵败病亡。 东晋任其为征西大将军,兼荆州刺史。效法大禹,事必亲恭,
厌清谈浮华,惜时严政。             
    一日,见一路人摘穗玩弄,怠之而诫。荆州渐富,江边为造船之所 常有竹头木屑,陶侃令收入仓库。
一年新春,积雪难行,令以木屑铺之而畅。东晋打武汉,造船缺竹钉,陶侃令开仓使竹头用之,人皆服
其远虑。
    前后带兵四十一年,凡辖区,执法严明,社会安定。                                    
                       
                                                 闻鸡起舞
    东晋流亡政府初建,忙于巩固江南,无心北伐,亦有爱国之士,决心收复中原。
    祖逖,少时和刘琨为友,同处读书练武。每日雄鸡初鸣便唤醒刘琨, 共同舞剑强身,欲为国效力。
    匈奴贵族刘渊刘聪驰骋北方,攻洛阳。祖逖与亲朋一起逃到江南,为小吏,住京口,招壮士百人操练。
    三一三年,觐见晋元帝,请过江收失地。帝封奋威将军兼豫州刺史, 拨卒千人,布三千匹。出征日,
送者甚多,船到江心,祖逖拔剑猛击船桨,宣誓不肃清中原之敌不再渡江。所谓“击柝中流”也。
    至淮阴,聚三千多人,勇敢作战,得江北百姓支持。未几年,收黄河以南大半失地。于北方作战的刘
琨兴奋不已。
   祖逖率军于黄河边与羯族人石勒的后赵军展开激烈战斗,用兵如神, 屡胜。祖逖俭朴悯下,对后赵投
奔来的人,也放手任用,颇得人心。
    祖逖欲扩军继续北伐,岂知引起东晋统治者的猜疑。派戴渊为征西将军,掌北方六州军务,其人狭隘,
处处压制祖逖。未几,刘琨于幽州被王敦迫害而亡。祖逖忧愤非常。
    三二一年九月,病故。大业未成,豪气长在。
      
                 
                                                石勒八骑
    灭西晋的汉国皇帝刘聪死后,大将刘曜和石勒各霸一方称王称帝。 刘曜建都长安,改汉为赵国。比石
勒早一年,称为前赵,石勒建都襄国(邢台),史称后赵。
    石勒,羯族,上党人,少贫为佣,十四岁随商人贩货。惠帝末年,并州刺史马腾大量捕捉少数民族至
山东河北为奴。石勒被卖至师姓地主家,龄二十。石勒智勇,擅骑射,主人恐其闹事,释之。被乱军捕,
逃出。邀王阳等七人骑马为匪,人称“八骑”。后有郭敖等十人参加以此为骨干,招集武装,人称“胡
蝗”。后投刘渊,渊死,再投刘聪。攻洛阳,立战功,成赵王。用汉族士人张宾之策,注重政治经济文
化,尊佛尚儒,虚心纳谏。三二九年,灭前赵,统一黄河中下游大半,改称皇帝。次年,与东晋商定以
淮水为界,形成南北共处的局势。
 

                                              石虎心肠
    石勒之侄石虎,性残暴薄情。初为中山王,尚书令。石虎不满,石勒死,石虎废太子,自称后赵天王。
立儿石邃为太子,唯爱寻欢作乐。将政务交石邃,常为小事,鞭怠不止,邃无法忍受,领五百骑兵至冀
州 欲反叛。行几里,随者尽逃,无奈而回,遭石虎痛殴而囚,释而逃之。
    石虎杀其妻儿二十多人。为征讨,征用五十万人制武器,十七万人造船,但总是小规模东征西掠,皆
败。又信僧言,征十万男女筑园。不听群臣劝谏,夜以继日施工,几万人丧命。命太子石宣率十八万大
军至名山大川祈福,再命子石韬为自己祈福,排场更大。石宣妒而暗杀石韬, 石虎见石宣送葬时面露
喜色,知其所为,命石宣亲信扯着石宣的舌头和头发拖至柴堆,砍手脚,挖眼肠,再焚之。再尽杀其妻
儿,石宣幼子九岁也不能免。此后,石虎一场重病,眼盲智昏,不几日归西。
 
                                                            王氏当政
    王氏为东晋旺族,自西晋初,王戎既受司马炎重用,其堂弟王衍,西晋后期主政大臣,并任兄弟王澄王
敦为荆州刺史和青州刺史。王衍被石勒所杀,王澄王敦与扶东晋有首功的王导便成为晋元帝司马睿之重臣,
时称“王马共天下”。
    王敦极残忍,王恺与石崇斗富。王恺设宴,使女艺人吹笛,稍有偏音便杀。客人不安,王敦泰然。石崇
设宴,使美女劝酒,客不饮则杀美女。因王敦不饮,连杀三人。王导不忍,劝之,敦曰:“他杀自家人与
我何干?”
    王恺家以饴洗锅,石崇就以蜡为薪;王恺出行设紫丝屏障四十里,石崇设锦障五十里。
    晋武帝赐王恺呈一株二尺珊瑚,以助王恺斗富。石崇击碎,搬家中数尺高珊瑚几十株任其挑选。后来竞
有斩美人头于托盘供客赏玩,蒸美人为食之攀比,王恺败服。
    王澄为兄,常训弟王敦。荆州战败,逃于王敦处时仍如是,敦杀之。 司马睿继位,王敦为大将军。王导
于都城执政,司马睿欲抑之,重用刘隗等人。
    王敦于三二二年从武昌以清君侧为名发动兵变,攻石头城(南京)。 元帝命刘隗戴渊守京城,王导戴渊
周颉防卫,周札守石头城。刘隗等兵败而逃,王导拒不发兵,王敦占石头城。建康难保,晋元帝无奈加他为
丞相。武昌郡公,敦不受而驻兵于石头城,但不朝见皇帝,尽杀异己,尽掌大权后方领兵退守武昌。
    从此,晋元帝父子对其恨之入骨。
 
 
                                                       王敦之死
    自王敦兵变,晋元帝心腹非死即逃。元帝郁闷,于三二二年崩。传位司马绍,是为晋明帝。
    明帝多勇略,少时聪慧。一日,其父问之:“长安与日,孰远?”答:“长安近。闻人说自长安来,未闻说
从日边来。”元帝讶之。为显其聪,一日于群臣前再如此问,却答:“日近,举头见日不见长安。”皆称奇。
    明帝即位,起用郗鉴为尚书令,欲灭王敦。王敦素来不满司马绍,元帝立他为太子时即反对无果。兵变时欲
杀司马绍,因众人反对又未果, 此际便移师姑熟,与死党钱起、沈充欲再次发动兵变。晋帝欲征之,便着常衣
携几位随从于王敦大营边侦察。卒见而报王敦,述其形容,敦知为司马绍,急令追之,已远。
    王敦欲起兵时,染重疾。谓钱凤等“吾若亡,尔等降为上策,退武昌拥兵自保为中,发兵为下。”钱凤与众
人议,以为兵力庞大,约沈发兵为上。明帝任王导为大都督,丹阳尹温峤为中垒将军与右将军卞敦守石头,并
集应詹、郗鉴、庚亮、卞壶、刘遐、苏州、王邃、祖约,共伐王敦。
    王敦欲效当年伐刘隗事,上表请诛温峤。又令堂兄王含为主帅,与钱凤、邓岳、周抚等率水陆军五万攻秦淮
南岸,被苏峻刘遐打败。王敦于病榻大骂王含无用,欲亲征。然倒葬于榻,晋军闻信大振,沈充钱凤战败被杀。
王含王父子逃荆州,被刺史王舒沉江。
    至此,王敦势尽。

                                                             桓温北伐
     荆州要地,由来重臣镇之。三四五年,桓温任刺史。三四六年桓温率军攻蜀地成汉政权,五月平之,威名大
震。屡次上书求北伐,朝庭恐其权重,派褚裒、殷浩领兵,败。桓温弹劾使之罢官。
    三五四年,率四万水陆之军征前秦苻健。健派太子苻苌,臣相苻,淮南王苻领军五万以拒。
    苻生渺一目,勇悍。少时祖父苻洪戏曰:“人言瞎儿孤泪,是否?”苻生刺瞎目流血,曰:“此非泪乎?”
人惧。成年,力大能与猛兽搏。苻生为先锋,锐不可挡。苻苌中箭,生回马而救。晋军追至灞上困之,晋军时
久无粮而退。
    三五六年,桓温讨反叛羌人姚襄。襄占许昌,攻洛阳。洛阳守将周人,魏将,降晋又叛晋,坚守洛阳,桓温
至。姚襄撤围,于伊水北与晋军对峙,以诈降诱晋军过河。桓温强攻,襄逃往平阳,周成降。
    桓温以攻自傲,欲迁都洛阳,未果。
    三六五年,前燕攻洛阳。三六九年,桓温率五万军伐洛阳,于巨野凿河三百里运兵。前燕败,燕主慕容玮,
令慕容厉二万军抵御,败回。群臣欲迁都,大将军慕容垂痛斥。领五万军与前秦联手击溃桓温,剩一万人回晋。
    三七一年,桓温废晋帝,立司马昱,是为简文帝。  
    次年,简文帝病重,遗诏传位于太子司马曜。桓温领兵入建康,见众臣不服,未敢过激。请加九锡,吏部尚书
谢安拖延。
    越九月,桓温亡。谢安治国,东晋渐强。
    
                                                                  王猛奇才 
    王猛字景略,山东寿光人。卖箕为生,熟兵书,志远大,放旷独行。  
    三五四年,桓温驻灞上。王猛访之,披短袄,乱鬓发,与桓温边论边于袄中寻虱。桓温奇之不敢怠慢,问:“吾
奉王命平患,关中豪杰何不见我?”王猛答:“公行千里入敌境,今距长安仅咫尺却按兵不动。人不悉其意,不敢
迎。” 此语正中恒温心思,屯兵灞上,不过拥兵自重,挟制朝庭尔。晋室也深知其意,屡阻北伐,令南下,桓温欲
用王猛。 猛留北方未随。
    三五七年,前秦东海王苻坚寻得王猛,一见如故,重用之。六月苻坚杀苻生自立,任王猛为中书侍郎。后历任京兆
尹、吏部尚书、司隶校慰、尚书令、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等要职。王居高位,得官员妒忌。 重臣樊世屡骂其为
野人,被苻坚以仗功欺人杀于马厩。皇后强氏之弟强抢民女横行乡里,王猛为京兆尹,捕之。呈文与苻坚,未待批复
已杀之, 数月间或杀或刑氏姓权贵二十余人。
    于始平县令时,到任便鞭死一污吏。贵族群起上书请治王猛,苻坚亲审王猛,诫其以德治政。猛曰:“治太平用礼,
治乱世用法。”苻坚以为然,利用王猛抑制贵族,加强中央集权。
     为相十六年使前秦政治清明,国家强盛。但积劳成疾,死前诫苻坚“晋虽偏安江南,尚得人心,不可急图,宜先强
国作长远计。”亡于三七五年五十一岁。苻坚用其策,越一年统一黄河流域。                                         
 

                                                                     东山再起
    三八三年八月,苻坚领八十余万军自长安一月后达项城。水军亦沿江东下,成万里战线向江南逼近,晋武帝及官员百
姓寄希望于谢安。
    谢安,河南太康人,士大夫阶层。为官一月而隐,与王右军交厚,居东山,四十方出仕,人称“东山再起”。苻坚常
扰东晋北境,谢安荐侄儿谢玄,封为将军。守扬州,节制江北人马。
    谢玄于扬州征军,有彭城刘牢之者为参军,勇猛尚武,领一支精锐 百战百胜,人称“北府兵”。
    此次,苻坚攻晋,谢安坐镇南京。弟谢石任征讨大都督,谢玄为前锋领军八万抗秦,将军胡彬领水军五千至寿县配合
作战。谢玄虽勇, 但前秦兵力强十倍,行前向谢安问计。谢安淡然曰:“不妨!”谢玄忧虑,请友张玄再探。张玄至谢
安府,谢安绝口不谈军事,与之对弈游景。
    至夜,方召谢石谢玄,详细分派任务,其镇定自若使众将泰然。
    桓冲于荆州闻信,拨三千精兵助战。谢安曰:“已妥,且回防。”桓冲甚忧。
    谢安之气定神闲,实为魏晋风度之典范。
 

                                                              淝水之战
    谢安之水军由胡彬率领沿淮向寿阳(寿县)进军中,知已被秦军先锋苻融攻破,便退于硖石。
    苻融派梁成领五万军攻洛涧(淮南东),断胡彬后路。晋军粮草告急,送信与谢石。信使被苻融获,苻坚骄傲,引八
千骑至寿阳,遣使劝降。
    使者朱序几年前于襄阳抗秦中被俘而降,心向东晋。秘告谢石谢玄秦军情报,并劝以精兵挫苻坚士气。
    谢石、谢玄派刘牢之北府兵五千,突袭洛涧秦兵。杀秦将梁成,秦兵渡淮逃走,晋军大振。谢石谢玄令刘牢之援硖石,
再自率大军追至淝水东岸,驻八公山边。
    苻坚于寿阳城楼望去,晋军营帐严整。八公山上,也觉有疑兵,心生畏惧,令严守,晋军难渡淝水。
谢玄送信请苻坚后撤腾出战场,以决雌雄。坚允之,欲半渡而击。不料秦兵厌战,退势不可止,晋兵趁势强攻。苻融被
杀苻坚中箭,秦兵狂逃,收复寿阳。飞马建康报捷,谢安与客对弈。看捷报随手而置,客问战事,谢慢言:“孩子们把
秦人打败了。”客人悦而辞归。谢安难抑喜心,跨门槛时将脚上木屐的齿也碰断了。
    苻坚元气大伤,逃回洛阳只剩兵十几万。慕容垂和姚苌背叛,建后燕和后秦,姚苌杀苻坚。
    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典型的以少胜多的决定性战役。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12-1 02: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