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种梅居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453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话梅集》之南北朝临

热度 2已有 155 次阅读2018-10-16 09:29 |系统分类:杂谈

                                                  刘裕受禅
    刘裕于灭燕、后秦有功,得东晋重权,四一八年六月封为宋公。
    晋安帝去世恭帝继位,裕欲取而代之,又羞于启齿,意欲让部下推崇而上帝位。于是设宴,席上
言:“自桓玄篡位,唯我首倡大义匡扶晋室,出生入死。常言物忌盛满,位至尊贵,恐难安宁。意
欲回京养老,诸位以为如何?”
   然,部将未领会他的本意。唯歌功颂德,刘裕无奈。
   中书令傅亮于回家路上反复琢磨“回京都养老之意”,忽然领悟,返回刘裕宫中求见。刘裕闻傅
亮求见,知其博学敏达,不觉眉头一展。传语见来,刘裕笑问:“可有佳音?”亮答:“吾来辞行
也,欲去京都一趟。”刘裕心头豁然“须带多少人?”亮答“些许小事,几十人足矣。”言罢,星
夜回建康,派人控制皇宫。然后觐见恭帝,迫其调刘裕回京辅佐。刘裕回京,傅亮马上逼其退位,
恭帝含泪写诏禅位于刘裕。
   四二零年,刘裕受禅,国号宋。称宋武帝,是为刘宋,于东南偏安。至此,一百零四年的东晋王
朝已成故事,形成了对峙的南北朝时代。                  
                     

 
                                                      义符无道    
   刘裕亡,刘义符继位。不理朝政,尚书令傅亮、司空徐羡之、将军谢晦掌朝政。
   义符喜怒无常,与宫外无赖少年为伍,效法商纣。置“虿盆”放毒虫于内,投人其中,观其惨状
为乐。因于紫云殿假寐,一漆皮落于眼皮,便令群臣拆殿,三月内建四倍于紫云殿之大殿。傅亮谏
之“战事不断,国库空虚,稍待富足再建不迟。”徐羡之、谢晦力挺。义符大怒,欲斩之,群臣求
免。三重臣欲废之,列罪状时,刘裕次子庐陵王刘义真来文,责三大臣欺君,于是欲将义真同废。
傅亮拟废刘义真奏书寻义符,符正于宫中作集市贩买之戏称,让傅亮办理。亮废义真为庶人,押往
新安,途中勒死。
   一日,义符于华林园打猎而回去天渊池边。傅亮次晨领人押回废之,解往吴郡(苏州)暗中射杀。
此后,弑君,夺位屡为不鲜。
 
 
 
                                                     自毁长城   
    四二九年,宋文帝刘义隆遣征南大将军檀道济北伐北魏。三十余战,胜达历城。然北魏将领孙建
断其粮道,道济撤。一宋兵降魏告知宋军乏粮,魏兵追之。道济夜于军营,明灯火,以沙入袋,上
盖粮食,唱筹计数,至天亮。魏兵见宋营粮如山积,杀降兵,不敢妄动。道济身穿白袍,有序缓撤。
魏兵惧有埋伏,不敢追,宋军安返,魏久不敢再犯。
   四三五年,义隆重病,恐死后道济专权,召其入朝,妻恐加害,劝留。道济无奈而赴京,义隆留
至次年二月。稍愈,放回,未及上船,义隆病发。追回道济杀之,并诛其子及薛彤、高进之等部将。
临刑,道济悲呼“自毁长城也。”
  魏闻信,不久便南犯刘宋。义隆见魏军横行,朝中乏将,悔之不及。
 

 
                                                    范晔谋反    
    范晔,博学通史,傲物志宏,著《后汉书》,任太子詹事。
   有臣孔熙先,其父获罪,被宋文帝之弟彭城王刘义康庇护得释。
   时刘义康权倾朝野,有篡位之心。孔熙先也极欲其夺位,见范晔多才,欲拢之辅义康。于是常与
赌博,故意让之。日久,以语相试“君观彭城王如何?”范晔不语。先又曰:“彭城王今被罢官,
天下不平,其英明果断,虎落平川呀!然吾近观天象,主上必死于非命。”范晔作惊讶状,先趁机
诱之。范晔亦因不孝母被文帝轻视,遂决意为同谋。
   未久,经策划,伪刘义康信与徐湛之,命徐湛之杀皇帝左右坏人,再利用此信鼓动同伙造反。一
日,义隆外出赴宴,贴身侍卫许曜正是范晔同党,晔决定赴机。然席上,范晔惧而失色。许曜几次
拔刀示意,晔不敢决,失良机。徐湛之见事败,抢先告发,范晔等被杀。
   刑前作诗“虽无嵇康琴,尚怀夏侯色。”以夏侯玄自比,成为笑谈。
 
 
 
 
                                                   崔浩遭忌
    崔浩,北魏三朝元老。道武帝拓跋硅在位,为制诰;元帝拓跋嗣时为帝师;太武帝拓跋焘时,受
谗隐退。因国事纷杂,又复出担重任。
    崔浩精通百家,出身望族,常有傲色。亦知鲜卑贵族与汉人存民族隔阂,因此,于贵族及皇帝前
颇为谨慎。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崔浩弟爱士族王慧龙为王、谢名门,将女许之。人言士龙非王氏正统,崔浩以研谱之识,以王氏
世代酒糟鼻判定“士龙为贵种也”。因唯鲜卑人可称贵种,因此得罪鲜卑贵族,呈告于帝,太武帝
大加训斥。
    再次,随明元帝攻南朝。回师过西河,望黄河生情,曰秦皇汉武废封建制郡县之过。贵族疑心,
度其暗指明元帝,元帝不快。
    崔浩晚年编北魏国史,据实而辑,而刻碑立于郊外,贵族见不讳民族阴暗事,联合向太武进谗
言。时天下太平,谋士无用,太武杀之。其受尽羞辱,被诛五族。
 
 
                             
                                                   高允不阿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令崔浩高允等“务从实录”,编《国史》。崔浩据实编撰北魏历代史实,
刻碑于郊外,武帝以为恶意丑化,捕崔浩、高允等入狱。高允曾为太子师,太子欲庇护,诏其进
宫过夜。次日一同朝见太武帝,高允尚不知崔浩被捕,太子嘱之“面圣上,勿多言,吾自有度。”
    太子禀太武帝:“高允谨慎,职卑,崔浩为首,请免高允死罪。”太武问高允:“《国记》皆
崔浩所为?”允答:“崔浩主管,实际执笔,臣多于浩。”太武大怒,欲治罪。太子再辩:“皇
上天威,高允糊涂,臣刚问之,实崔浩所为。”太武再问高允,高允答:“臣有罪,不敢欺, 实
太子怜吾尔。” 帝见高允视死如归,惊异之“死不易辞,臣不欺君,忠臣也。”免罪。
   令高允草诏,治崔浩及下属百二十人,皆诛五族。允久不执笔,请求朝见,曰:“浩罪不至死!”
武帝大怒,令将其一同斩首。太子恳请 方免。除崔浩诛五族,其他人被杀,但家族得免近千余人。
   事后,太子言此,尚心有余悸。高允曰:“为史据实,为后来者鉴, 君王方注重言行。崔浩立
碑固为草率,然未违事实。吾谢救命之恩,然不敢相欺以图解脱,违之莫如死。”太子益发重其人
品。
    
 
                       
                                                         悬瓠之战   
    南朝元嘉二十七年,北魏太武帝领十万军犯宋。
    首攻悬瓠,守军仅千人。然宋将陈宪领军民英勇守城,危急时于城内再筑城墙。魏军怒攻, 尸于
城高而不克。
    四十二天后,宋援至,魏损七万人而退。
    文帝欲北伐,令玄谟攻滑台。柳元景、薛安都挺进西北而势如破竹, 克弘农(三门峡西南)攻陕
县。陕城坚固,久攻不下,魏将张是连率二万人越崤山来援。宋军难当,薛安都脱甲装卸盔,匹马入
魏阵,连挑数将,宋军大振。鲁元保也领兵来助,魏军溃退。
    至黄昏,宋军收兵。夜半柳元景派二千援兵,薛安都次晨列阵决战,宋军奋勇,至黄昏安都杀张是
连。魏兵溃逃,宋攻占陕县。逼潼关,守将娄须弃关而逃。
    然,攻滑台之宋军不顺。王玄漠贪财,城内多茅屋,尚不舍用火攻。 太武急渡黄河,宋军主力覆
没。魏军攻彭城,宋军顽抗。太武惧重蹈悬瓠覆辙,弃而南下攻盱眙,再遭顽抗。又抵瓜步(六合),
文帝令封锁长江,太武无策而返。
    经盱眙,遣使向宋将臧质索酒劳军。质赠尿一坛,太武怒而攻城,三十天不得。
    南朝宋室雄风,太武饮恨而返。
                   
 
 
 
                                                          子业荒唐
    四六四年,南朝宋孝武帝崩。太子子业继位,面无戚色,吏部尚书蔡兴宗见而忧之。子业不孝,其
父刘骏曾欲废之,群臣求而得免。子业于太庙画诸祖像,见刘裕像,夸“好一位大英雄”;见刘义隆
像,曰:“亦然,但被其子斩首”;观刘骏象,不悦,令为其加上酒糟鼻。
    其母病重,召见。子业曰:“病人处鬼多。”
    子业姑母色美,宁朔将军何迈之妻。子业纳于后宫,呼为“谢夫人”。送宫女尸与何迈府,称其妻
已亡。何迈奇耻,蓄武士欲弑之,事败。
    子业用重金收爪牙。将叔父等拘于宫中,轻则辱重则鞭。湘东王刘彧,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
祜体肥,子业呼为猪王,杀王,贼王,以猪般饲之。四六五年,廷尉刘蒙之妾临产。接往后宫立其婴
为太子。
    子业倒行逆施,刘彧部下杀之。立刘彧为刘宋第六帝——宋明。                                                                                                                                                                                           
 
 
                       
                                                                广之宽人
    明帝时期,国内动荡。合肥等地叛乱,镇国将军刘勖前往平叛,攻城数日而无功。召众将议策,众将
相对无言。唯一人挺身而言:“愿借将军坐骑,吾便以命担保,立攻合肥。”骑兵末将王广之也。
   未待刘勖言,有文官皇甫肃斥道:“不知天高,敢夺将军马,按罪当斩。”刘勖一笑,以东汉末年,汜
水关前,华雄连斩数将,关羽不惧身微,挺身而出事说如诸将。令以自己战马借之。广之领命,三日攻下
合肥。刘勖提其为将军,赠以坐骑。广之问皇甫肃:“若以君言,杀我事小,平叛又待何人?尔不识人才
至此!”肃羞愧不止。
    刘勖亡后,皇甫肃投王广之。广之不计前嫌,以其学深,荐于皇帝。 不久,任为东海太守。
 
 
 
 
                                                              刘准禅位
    四七七年,宋顺帝刘准即位,是为刘宋之末代皇帝。刘准年幼,大权旁落于掌禁卫军之萧道成。四七九
年为齐公,后封齐王。至此,位极人臣。四月,刘准禅位,萧道成改国号为齐,是为齐高帝。
    禅位之日,十三岁之刘准因惧怕,躲至佛像之下。王敬则领兵入宫,带轿迎刘准。皇太后忙领宦官于佛
像宝盖下寻出刘准。刘准无奈而啼“愿不生于帝王家!”典礼结束,刘准欲回东宫,众臣执车沿不放。刘
准问:“为何今日无奏乐?”老臣王琨泣曰:“人欲多寿,吾恨未早死,见此悲情。”群臣大放悲声。
 
 
 
                                                               文帝改革
   四九三年秋,北魏孝文帝拓跋宏领三十万军进洛阳。观几朝故都,位置显要,欲定都于此。群臣有议,便
令攻朝。忆及太武帝征南朝惨败之事,群臣谏阻。孝文帝曰:“不攻南朝,必从平城迁都于洛阳,待机而动。”
群臣依允。其实,孝文帝博学多才,志向远大,以攻伐为借口, 实为迁都,以达鲜卑与汉族民族融合,使
国家富强,以达统一大业。为此,亲至平城做诸贵族工作,得成。然,太子元恂与守旧派借出游之机, 拥
兵自立,孝文帝捕之。大义灭亲,将之痛殴并毒死。
   迁都后,发展经济。利用汉人技术,重视农业,颁布均田令。不论民族,以人口均田,产量加大,国库充
实;令鲜卑人学汉语,增进文化和心理沟通;用汉姓,自姓为元,贵族见面以汉姓称之;鼓励通婚,自娶汉
妃,嫁公主与汉之望族;穿汉服,于此一系列改革,弃本民族落后习俗,与各民族融洽相处。增强国力,稳
定了北方和黄河流域的各民族的政治文化新气象。孝文帝拓跋宏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政治家。
 
 
 
 
                                                                   道成训子
    宋明帝刘彧亡,子刘昱继位,史称刘宋后废帝。萧道成助之清除异己,刘昱十五岁,道成弑之。立其弟刘
准,四九年逼其禅位。立南齐,萧道成目睹刘宋兴衰,以为其灭亡一为骨肉残杀;二为生活奢糜,决定以节
俭教育子孙。
  道成以身作则,碎礼服上作为避邪的“玉介导”,拆皇宫金银装饰 改绫罗为黄纱帐。曰:“吾治十年,当
使黄金为土。”四年后,病重,榻前遗言于太子萧赜:“刘氏非骨肉相残,萧家哪得天下?应爱护子侄,多
加管束,不可乱杀,子孙勿忘!”太子继位十一年,恪守父命,国尚安宁。
   萧赜亡故,争端又起。五零二年,萧衍夺权,改国号梁,南齐灭亡。
 
 
 
 
                                                                 梁武尚佛
   南齐末年,雍州刺史萧衍攻建康改国号梁,年号天监。自五零二年至五四九年在位四十八年亦史之名君。
死后,尊为武帝。即位之初,较开明,整治社会、发展经济、节选官吏、制定条文详细的《梁律》,有益于
社会治安之稳定,后隋唐之律皆参考之。实行籍田制,规定人皆有耕田,废弃者罚,为逃荒又归乡者减徭税
五年,致国泰民安四十年。 
    梁武生活简朴,日食一餐素食,不饮酒,不听乐,喜读不倦;初尚道, 后信佛,因惜蚕命不穿丝衣;每
人有死罪,忧郁很久;大力建寺,国人五百万,僧尼达十万。
   常去同泰寺念经说法。五二七年,欲舍身与寺。群臣以一亿钱赎之, 后又舍身二次,皆国银赎之。
  武帝尚佛,至大量寺院地主成为寄生虫,制约了生产力的发展。
 
 
 
 
                                                             昭明太子
     梁武帝时,太子萧统多才仁厚,著《昭明文选》。十五岁助梁武管理朝政,但因宫廷纷争,英年早逝。但
说一日,萧衍于养心殿歇息,一小太监行迹可疑。执之来问,太监言:“太子欲害皇上,已于临云殿内杨树下
埋一蜡鹅,施以咒法,望陛下早死,并与紫云殿常有聚会。”萧衍查之,果有蜡鹅于杨树下,太子也正与刘勰
等人在商量什么,因而遭怒斥。太子有口莫辩,气极昏厥。
    原来,太子惜才,见刘勰之《文心雕龙》,大加赞赏。召刘勰与诸文人相见,刘勰也对《昭明文选》提出有
益建设。
   武帝见太子昏倒以为惧罪,尽杀其身边道士。太子病卧不起,群臣为太子辩解,细查得解。诬太子者正是他
身边太监也,因一日太子撞见太监与一宫女厮混,未予严惩,从此远之。太监反而抱怨,埋蜡鹅以诬之。事虽
明了,然太子已入膏肓,一命呜呼。国人惋惜,萧衍为其文亲题《昭明文选》四字。次日,刘勰辞官于定觉寺
为僧。                       
                       
 
 
                                                           高欢多谋          
     北魏末年,大将军尔朱荣被孝武帝处死。其子尔朱兆领军赴京,另立新君,自封为王。其部将晋州刺史高欢
具雄才,二人互有防范。   
    此前,葛荣割据一方与尔朱兆相抗而败。部下二十万流放晋州受虐 而起义,受尔朱荣镇压,仍难平息,问计
于高欢。高欢曰:“可派一心腹平之。”有贺拔允者曰:“高欢适合。”高欢心内狂喜,然几拳殴之, 怒骂“你
我鹰犬之辈,何能先言于大王前?”
    尔朱荣本不决,见如此而释疑,交军权与之平葛荣,高欢忙集结军队而去,部下也甚拥戴。
   有慕容绍宗者劝尔朱荣,高欢有反心。然高欢已用银买通近臣,皆于尔朱荣前说他们之间有私怨。慕容绍宗诬
陷高欢,尔朱荣便将绍宗监禁。
   高欢军至半道,遇尔朱荣妻携良马三百匹从洛阳来,便据为己有。尔朱荣追至漳水,桥断,隔河指责高欢。高
欢曰:“借马,作战之需。”并信誓旦旦,尔朱荣信之。单独涉河与高欢盟誓,夜宿其军营。高欢部将欲杀之,
高欢以目前势弱,恐其余党复仇劝之。次日尔朱荣回营请高欢赴,高欢婉言谢绝。尔朱荣方悟,悻悻返回晋阳。
  高欢脱离尔朱荣,强大之后再吞之,把持魏政权。                   
 
 
 
                                                            苏绰治国
    北魏末期,政治腐败,暴动时起。将领掌权,五三四年,高欢立孝文帝曾孙元善见为帝,即东魏孝静帝。迁都
邺城,宇文泰立孝文之孙元宝炬为帝,即西魏文帝,定都长安。于此,魏分裂为东西。
  西魏贫瘠,宇文泰掌权,搜罗人才,砺志改革。周惠达向其荐苏绰为相。绰,学识渊博,品德高尚,宇文泰见而
任为著作郎。一日游苑,宇文泰问群臣昭君及司马迁事,唯绰知其根源。二人一夜长谈,不久任绰为大行台左丞,
大行台度支尚书和司农卿。
    苏绰制富国策,又称“六条诏书”。苏绰重人才,认为曹魏统一北方,因唯才是用。北魏分裂,因果唯亲是用。
减徭赋、均役税,提高生产积极性,增加收入,民富国安,使西魏国力很快超过了东魏。
  苏绰俭朴爱民,操持国事。四十九岁而亡,群臣和百姓哀痛非常。其功可比秦之商鞅,为取代西魏的北周统一中
国奠定基础。
 
 
 
 
                                                       侯景之乱
   五四七年,高欢手下大将侯景,因与东魏掌权者高澄不和,降西魏 西魏不收,而致信梁武帝请降。因东魏与梁
修好,有臣劝不宜收留。梁武不从,封侯景为大将军,河南王,执封地军政权。     
    武帝派侄儿萧渊明带兵接应侯景,遇东魏军,被俘。东魏高澄为离间侯景与梁武,至信梁武:只要交出侯景,便
可修好,送回萧渊明。梁武不听人劝,欲修好之。侯成闻信而发,发兵直抵江边,梁武帝派其六子萧纶征侯景,侄
儿萧正德守长江。萧正德久有为帝之心,与侯景勾结, 让其军队过江直达建康,又开宣阳门迎侯景入城,直攻梁武
居住的台城。 守将羊侃力拒,双方于台城内外筑土山相抗,羊侃坚守四月而失。
    侯景囚武帝而饿死,立太子萧纲为傀儡,即简文帝。自封宇宙大将军,丞相。武帝七子萧绎联合王僧辩、陈霸先,
于江陵打败侯景,收建康。侯景被部将所杀,弃尸建康。
 
  
 
 
                                                       一笑失国
    五五零年,高洋取东魏建北齐。五五七年,宇文觉取西魏建北周。
    北周四处扩张而得势。五七六年,伐北齐,占晋阳。齐帝高纬大惊,逃邺城。发诏以重金招人马,然人马至,又
吝钱财,群臣劝而不听。
    北周兵临邺城,大将斛律孝卿建设犒军。检阅军队并训示将士,以激斗志。文稿拟成,请高纬熟背,并一再叮呤
训示时应庄重肃穆。岂料高纬至时,竟已忘词,干咳已久而无语。竟自大笑起来。
   因而军无斗志,邺城失守。高纬一笑失国,沦为囚徒。
 
 
 
                                                       霸先抗齐
    五五二年,萧绎于江陵登基,为梁元帝。
    任陈霸先为大司空,主政;王僧辨为太尉,主军;
    其兄弟萧纪、萧纶和侄萧詧争位。不惜引狼入室,求西魏之援兵下江南。
    五五五年,杀萧绎,自封梁王。次年称帝,是为后梁。
    陈霸先王僧辩于建康立萧绎子萧方智为帝即南梁敬帝,后北齐派兵送萧渊明回梁。王僧辩再废敬帝立渊明。陈霸先
与部将侯安都伐而杀之,复立敬帝。
   僧辩余部勾结北齐,乘陈霸先于义举平判之机,偷袭建康。占石头城,姑苏。
   陈霸先回军建康,袭北岸齐军,烧其粮船,北齐被迫议和。
  未几,再犯。霸先早有防范,军民一心,大败北齐。
   梁敬帝封其为陈国公,总揽朝政。
                     
 
 
 

                                                     后主失国
    五五七年,陈霸先废梁敬帝萧以智,改国号陈,是为陈武帝。
    三年,病故。侄儿陈倩继位,为陈文帝。又七年,文帝病故,托孤于二弟陈顼。 一年后陈顼废侄儿伯宗,自立为帝,
即陈宣帝。
  宣帝在位十四年后,其子陈叔宝陈叔陵为争位而惊心动魄。宣帝临死时,叔陵传医官拿剑来欲杀太子叔宝,医官以为驱
邪,执木剑来。叔陵懊恼,入殓时,再趁叔宝号啕,挥剑砍之,当即昏倒。宣帝之柳皇后与太子奶娘相护得活,后逃走。
其四弟长沙王执二哥叔陵献与叔宝,不意逃走。叔陵求成心切,逃往东府城,纠集城内几部下,释放囚徒,武装占据东
府城。然百姓知其狠毒,无人相随,叔宝委托叔坚见机行事, 叔坚命右卫将军萧摩诃领五千人攻东府。
  叔陵欲诱降萧摩诃,摩诃将计就计。于带二千人诈降时斩叛将戴温, 叔陵从东门而逃往北周,萧摩诃领一千精骑劫杀
之。
  叔宝继位,是为陈后主。整日作乐,昏庸不堪,国事交与叔坚。
   时,北周外戚隋国公杨坚夺政立隋,国力强盛,是为隋文帝。
   五八九年,隋文帝灭陈,分裂二百六十年之中国重新统一。 
   南北朝从此消亡。               
 
 

 
1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0-16 14:03
宫庭里的故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1-23 13: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