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风清月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2.cz001.com.cn/?5692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8-10-16

热度 10已有 809 次阅读2018-10-16 14:08 |系统分类:杂谈

拾狗屎

今天,从姜琍敏老师的朋友圈读到一篇文字——《大粪战争纪略》,由不得会心一笑。那个年代,那些臭烘烘的粪似乎扑面而来。掀鼻嗅嗅,谁说女人香梦沉酣的?这梦明显显臭气熏天。

每天早上,我睡得正香,哈喇子总要从嘴角洇进塞了萆草籽的枕头里。那枕头早就是补丁之上再补丁,搞不清底色都是哪一层了,好在吕根娣女士的针脚细划规整,倒也没显出多深刻的穷酸样。要放在如今这年代,这枕头绝对是最酷“乞丐枕”。

“起来起来,快点拾狗屎去。”拾者,老家方言,读席也。那么脏,当然不必用手,而是用一种工具,一根竹棒,下面绑了半片歪歪壳,也就是河蚌壳,形似畚箕。不拾一篮狗屎回家,是没早饭吃的。当时的新闻联播要5:45才响,吕根娣的高音喇叭绝对要比广播早得多,真佬要命的。她像个铁女人,永远不知累似的,昨晚后半夜还在纳鞋底,丝缕缕如裂帛的声音响至半夜。这一大早的,她都把猪食给烧好了,早上的粥米已经下了锅。铁打的娘亲,流水的儿女。一家人在她的催促中一个个踢踢哒哒地起了床,各干各的活儿去了。不消说,门口一定会有两个破篮子,两根拾狗屎的歪歪棒。一个篮子归我,一个自然是二哥的。拾一篮狗屎回家,那是我们每天早上必修的早课。

如今,每天早上看着那些城里的小屁孩子早读,瞧他们那百爪挠心的样,我就特别来气儿。得把他们押送着穿越到那个年代,丢个破篮子、歪歪棒让他们拾狗屎去,看他们还熊不?

废话少说,干正事去。哪有那么多狗屎呀?有时少不得跟着狗追出三两条田埂,狗见你拿着歪歪棒才懒得理你。有时冷不丁会发现一窝狗屎,一窝哪!想是是狗们昨夜开会的地盘。一边拾一边开心地唱“花篮的狗屎香啊,听我来唱一唱,唱呀一唱,唱唱唱——”呸,唱什么唱,好不容易发现了财宝山,怎么能让人知道,瞧你这张臭嘴呀。立马住嘴,左右侦察一番。还好,四周没人,就是坟山地,内心窃喜。再一看,什么坟山地,小鬼滩呀,一地的夭折的小鬼躲在土包包下狞笑呢。吓得七魂丢了三魄 ,屁滚尿流地窜出老远。回头看看,还好,小鬼们在小鬼滩里睡懒觉,懒于追我。再低头一看,装狗屎的篮子和歪歪棒还没敢丢。这就好,那年头,人命没有狗屎值钱哪。

其实名目上说是拾狗屎,鸭屎、鸡屎也捡。鹅屎稀,没法铲,猪羊都圈养,就为了集粪,捡不着;牛粪可以糊在泥坯墙上晒干了当柴烧,自然不肥,傻瓜才拾。当时特别不理解为什么一大早要起来干这种低人一等的事。可是家家都干,三分自留地,又没有化肥,只能靠粪当家了。粪哪来?人都穷得吃了上顿愁下顿。青黄不接时,更是要预借粮。家里的猪粪都是要贡献给生产队,一担算一分工呢,到了过年可以分钱。自家田里哪舍得用?古人云“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些年的乡下人最有感触。有的爹娘抠门,小孩子大小便要是拉在人家粪窖里,那是要挨打的。所以这些人家的小伢小妹头常常和我们一起玩得好好的,突然夹起腿飞快往家里跑,准是回自家上茅坑去了,大家也见怪不怪。当然,几乎每个小伙伴早上起来都要干拾狗屎这事, 大家走到一起还要比一比谁拾得多。完成工作回到家,自然要把劳动成果给爹娘检查一番的,过关了,就倒进了自家粪窖,也就换取了吃早饭的权利。

所谓文明人,吃饭与粪是绝对不能放一块儿谈的,你若谈,人一定要作出一种呕吐反胃的症状以示清高。殊不知,粪与粮食紧密相连、牢不可分。“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这农谚种过地的人都懂。生产队的水稻与自留地上的水稻,你只须瞅一眼,就分得清清楚楚。黄黄瘦瘦的,一定是公家的;又粗又壮,绿得发光的,一定是哪家的自留地。农民莳弄自己的自留地,如同侍候刚生了第一胎伢的女人,不会有丝毫的不周全。每天捡来的粪都浇在地里了,一有时间就来拔草捉虫,每一个漏水的孔都堵死了,黄鳝、龙虾、蛇等鼓捣出来的洞眼也绝不会留。如果地里没水了,一粪瓢一粪瓢地舀也得把水舀满了,可不敢让庄稼渴着饿着。农民的眼里看秧不是秧,而是白花花的大米饭。看粪自然也不是粪,同样是白花花、香喷喷的大白米饭。你若说粪臭,他说你人才臭呢。所以呀,每天早上拾狗屎,拾的不是粪,是粮食,是吃饱肚子的希望,是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慢慢的,岁月更替,时代发展,所有的地都成了农民自己的了。那几分自留地,就成了几亩、十几亩。记得分到地的爹娘坐在那丘二亩半的大粮田田头,像一对刚生育了孩子的小夫妻,瞧着自己的大田,如同瞧新生的小儿,怎么看怎么喜欢,一瞧一谈大半夜,宠溺着哪!这些可爱又可怜的田,在集体的手里像个不被待见的童养媳,吃没吃好,穿没穿好。如今呢,飞上枝头做凤凰啦!我们也不用再拾狗屎啦,圈里有的是粪,养上两头猪,喂上三只羊,还有成群的鸡鸭鹅,粪多起来了。实在不行,也可以挖个草塘,把青草和着塘泥沤起来,肥田太管用了。再加上收来的油菜籽榨油而收获的菜饼,碾碎了浸水,任其发酵发臭,是最好不过的肥料。使用有机肥种出的粮食、油类、棉花、蔬菜,不仅产量高,而且质量优。父亲那些年总用菜饼料种苏蜜一号的西瓜,所以吃了我爹种的瓜,天下的瓜就都成了次品。

再后来,大城市热烈地招唤,乡间的劳动力蜂拥着进城打工了,田地开始寂寞,杂草狂歌劲舞。妇女们种田的肥料主要靠化肥了,有机肥慢慢被人遗忘,猪几乎不养了,羊也少了,家禽也少了,要不是为了吃鸡蛋鸭蛋,鸡鸭都要灭绝了。

如今我回乡,看到村里百分之七八十的大粮田被人承包养虾蟹去了。村里狗倒是多了,狗屎再也没人在乎,只不过嫌脏,铲子一铲,抛进哪片野草丛里了。守家的老弱病残没事干,打打小牌,赌点小博,日子轻轻松松。城里人发现, 粮食蔬菜蛋禽都没以往好吃了。不仅如此,农民们自己也吃不上有机蔬菜有机粮食了。小媳妇生不出孩子的多了,村上得恶性肿瘤的也增多了。我们这些从城里回乡的新时代乞丐,总想从村里的土地上刨点用狗屎鸡屎人粪培植过的菜蔬,却也不那么容易了。新农村建设有规定动作,村里的粪坑早已填平,造了公共厕所了,只是厕所里的粪再也没人稀罕了。

在崔永元这个圣斗士独自为转基因呐喊的今天,我不由得想起那个整天忙着找粪的岁月,难道富裕繁华一定要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同生共长吗?

农村失去的何止是拾粪的习惯,还有更多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唉,田园荒芜胡不归?月下悄声问自心。

2018/10/16

8

鲜花

路过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草木樨 2018-10-17 20:36
如今,每天早上看着那些城里的小屁孩子早读,瞧他们那百爪挠心的样,我就特别来气儿。得把他们押送着穿越到那个年代,丢个破篮子、歪歪棒让他们拾狗屎去,看他们还熊不?

现在的孩子自立能力有待增强。
回复 花作尘 2018-10-17 18:53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现代世界,桃源何在?
一边是农药化肥;一边是平均寿命与时俱增。何去何从,令人困惑不解。
回复 许黎明 2018-10-17 15:52
风清月朗: 老许是真正在读我的文字,明白我的无奈,是的,田园的不堪重负。土地不仅是被掠夺,被蹂躏,还有农民内心的无所适从。现地已经不容易找到干净的土壤了。农药的泛 ...
这话说的:别的读者没认真读你的文字?他们都说月朗心直口快,这哪里是口快,就一傻大姐嚒。
回复 风清月朗 2018-10-17 10:04
许黎明: 还好!月朗没有掉在一种回忆的陷阱里。《拾狗屎》的两面性:一个面是生产力低下时,人的生存智慧和生存的艰辛度;一个面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程度。很多时候讲“ ...
老许是真正在读我的文字,明白我的无奈,是的,田园的不堪重负。土地不仅是被掠夺,被蹂躏,还有农民内心的无所适从。现地已经不容易找到干净的土壤了。农药的泛滥使用,同样让人恐惧。还有什么样的农田能种出让他们心灵安定的食物,几乎也成了不可能。
回复 许黎明 2018-10-17 09:44
还好!月朗没有掉在一种回忆的陷阱里。《拾狗屎》的两面性:一个面是生产力低下时,人的生存智慧和生存的艰辛度;一个面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程度。很多时候讲“绿色”、“循环”空洞抽象了些,月朗此文有声有色地举了一个典范的事例。
月朗问:“难道富裕繁华一定要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同生共长吗?”对此,我不太有乐观的预见:人与自然的共生是互助的,在人的本身单纯生物性能力有限的情况下,要实现富裕繁华是有困难的,但人的智慧性能力发挥而得到富裕繁华时,人对自然是辱疟性的。田园其实并不是月朗所看到的荒芜,而是被掠夺下的不堪重负!
回复 文笔轩gxq 2018-10-17 09:17
往事追忆,值得回味。
回复 珍珠传奇 2018-10-17 09:01
真想让孩子多参加劳动
回复 西江月 2018-10-17 08:30
记得以前有拾鸡屎换工分。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0-16 16:10
拾狗屎必须早起,晚了根本拾不到,因为人家比你早。
回复 泉水涓涓 2018-10-16 16:09
拾粪,小时候干过。
回复 竹青 2018-10-16 14:13
现在的孩子是太幸福 早饭端到桌上叫他们起床还百般不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8-13 01: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