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龙城论坛 返回首页

探索浪漫主义 http://blog2.cz001.com.cn/?5791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永远与你在一契

热度 19已有 648 次阅读2017-9-15 05:14 |个人分类:随笔;急就章吧。|系统分类:娱体



入勃数载,总有那么些自命不凡的高大尚, 他[们]最拿手的戏是? 摇鸡呐喊,以症吏的化身,浑身喷雾过的金粉?时代的宠儿,舞棍甩大棒-----它们似乎什么都晓得?  政治,经济, 意识形态,它们还对文学,小说,诗歌,散文特灵异, 有分蠢,它们真懂得,我看是‘’二姑娘‘’座花轿,腼腆的很。



再读[李熬]。
人们常说,黄金易得,识人唯艰苦-----[要认识一个人]----李熬先生[似乎在他仙逝后说他‘风光’的话不那么‘地道’]------诚然;我还是敬仰李熬先生,敬佩他的演说时的语言风格-----李熬之所以未能取得大师的贵冠? 他的张扬与犀利,用他的话来说,近五百年以来‘第一人’-----由此;李熬不能成为近代‘文圣’,他著作等身,用量子作度衡,得个大师级的贵冠,按理说?没问题-----事与愿违么?
李熬不是思想家,他对于马克思的理论思想的偏见,虽然并不‘妨碍’他进级大师级的主要障碍,他的浮与杂;他做过公开的反思-----总的来说;他是了不起的。


    得悉李熬仙逝的消息,是今年的3,18,11点多钟,知道台湾有个叫’‘李熬’‘的,大约是八十年代初从国内的报刊里?得悉他的一点另碎的事例-----李熬大师05大落神州行,在北大,清华,复旦三场演讲?是3,18,11点半的时分后------反复领略李熬大师的演讲风采,人格’‘魔力’‘-----我怀着好奇,探索的心态,愈来愈敬仰他的演讲风度, 语词简练,演讲的史料’‘丰富多彩’‘,闻所未闻。
     李熬大师的演讲技巧,真不愧为一代宗师,前所未有,后人要追随,或’‘突破’‘,五百年内难以达到,他那审时度势地机敏,圆润,把握的精湛-----李熬大师超凡脱俗吗? 用人无完人做注解,不必过与’‘苛刻’‘-----
     李熬大师对马克思的’‘解读’‘,我似乎全不赞同-----[马克思的理论体系?是拯救人类的法宝]-----我觉得,我国的农民领袖’‘洪秀全’‘,国父中山总理,与近代的毛泽东,他们的呕心沥血,身体力行,是实际的践行者, 天下能不能大同, 我看就在与眼下的百年,五十年,而且;时下的二十年内,至关重要。
     李熬大师仙逝已有百余天,总觉得他的音容笑貌,还在我们眼前,他的05神州行,北大,清华,复旦的三场演讲-----在他的谈笑风生里 [ 饱含着热泪的-----大落行],他的内心充满着矛盾,他的骂世?是为了醒世,警示麻木不仁-----爱国不易-----大师如此而已;我们就将就点吧。

    {{秀华的诗}},近来凤凰网文化采访诗人余秀华,她的执着与执白,令人鼓舞;余诗人说;‘故事可以虚构,情感虚构不了’-----我觉得只就是诗人的习性-----遇事不怎么转弯抹角,余诗人不容易,她目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一;那么些 被御用的伪君子[ 食指与西川之流]----它们不甘心?它们已占领的,它们以会是---它们的领域[诗歌阵营],它们吹毛求次,不择手段?人生攻击余诗人的脑滩,诗人的呐喊是; 脑瘫不能等号与脑残-----其二,诗人无奈的离异,或多或少地激愤异己,他们也加入攻击的大军里-----余诗人能不能顶住?只股恶俗? 我们的祝福是,愿余诗人不屑一顾,用健美的诗歌;作以回报。

   很久以来,总有一点挥之不去的感触, 扪心自问?忘了那一年月,  误入'笼勃'的,'入勃', 大有刘姥姥进入大观园;  不可多说一句话, 不必多走一步路,入'笼勃', 恰似'裆'年[埋头]与此---  进入这城堡时;;;处女期''时代?  相映成趣---- 我一面写着感悟[为别人], 自讨没趣-----我浅薄, 知识贫瘠而已[不争的事儿么],虽不富足, 但已离不开荤腥鱼肉, 从摇蒲扇, 电扇,到挂壁, 如今也用了[ 董明蛛]的系列, 图什么?‘’ 你‘’救国, 还要被  '活步帥惨摸' ?[何苦]???  动机是否纯朴-----我深感;我为祖国尽了全力;  [谁认账单? 勿需,也不碍, 也不稀罕? 么绪,么用], 年轻时埋头苦干, 那顾忌身家性命,干就'像摸象样'------[傻的很]---而制的病,五脏有三块出了[猫宝]?如今开始一一报答-----感谢大夫,  对我还算不薄, 只不过是觉得给予的医嘱; 过与‘’苛刻; 是不是‘’[致民的弱点]呢?   我吃过草;[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摘过树叶,[ 你觉得吹牛也行],往事历历在目, 违医嘱,不可动筷的, 尝试几筷, 前提是,自觉自己做烹饪? 心宽慰些, 科学儿戏不得;只不过是;  药白吃。

救祖国, 非一早一夕, 任重道远? 天未降大任与我, 由它去吧, 由它们去吧; 龙博? 我爱你,永远地爱; 忠贞不渝.   爱你的很多, 我不过大江大海里的一滴,微不足道, 我真的满足。

我穿过’‘蒲鞋’‘,应承严寒, 躺过毛草地, 秋天, 望着碧蓝的天空, 似乎清澈的苍穹, 已是遥远的梦想,一去不返?
我怀念夏时制, 红五月的第一天. 至八月三十号, 头一天紧缩, 九月一日特舒服[下班早]? 夏时制完了。

我的鼻子特别’‘蠢’‘?[失聪], 但待我闻到的异味? 麻烦多多, 近二十前[ 还未入笼勃],  在金广电玩四副扑克, 总有一股异味'呛脑门', 向世界呼吁,  它们慢慢地公认   'pm;二点污'---紧闭门窗, 出外戴口罩, [屁涌], 白痴白搭, 慢慢地适应, 大同天下.

     一览无余的原罪?    是;   取缔户口------

                                                                                             1

     当代诗人, 刘代福与余秀华, 让人不能释怀的是;  她[ 他] 们 潜在的才华-----灵动幽雅地歌颂, 用躯体做标本, 撼动人心, 余秀华以坦诚的胸怀, 揭露物猿性, 倾向性, 必然性,是不是势在必行?还是被迫行? 衰亡的封建主义;在行的,衰败似的,必然的规律---刘代福, 石头缝隙间生根发芽, 秀华就更不易----敬佩她们的坚韧不拔, 诗人秀华, 用自己的胸膛, 透视社会的毒素, 一个弱者,  肢体残疾,拯救华夏,几近似 冲锋陷阵----惊弓之鸟, 又爱又恨, 束手无策. 它们的扼杀, 封闭,大棒,诋毁;[统统软弱无能,无助与补]------它们真可谓用心良苦-----又爱又痕,束手无策-----怎耐得住诗歌与诗人顽强的生命力呢?
                                                                                              2
    诗人, 也许只有诗人; 用体温与脉搏, 贴切的胸部, 恰似长江的浪, 大海的涛, 一浪胜过一浪似地循序渐进,慢慢地;齐头并进-----封闭与歧义,犹如路边鸡婆拉‘司’坑的小卖部,坑凹颠簸的路基路面,不是伊拉克,胜似萨达姆???就是说私搭乱建的工商业,愈来愈规犯化, 豪华----它们脱离不了的‘凡胎’是, 惶惶不可终日, 最硬的曲子; 娼 ,妖,  鼓吏?白搭。
                                                                                               3
    想来也惭愧,   近来少出博,   几乎不 勃了;为何?终归找不出何顾,一个字忙;自圆其说-----自家的园地不耕耘, 马屁虫似的游历,闲逛----- 勃;  还是值得喜爱的,恰似从前至今的吏卒?  逛妖姿, , 彪子么毫不夸奖,也不甘落后---- 不勃, ‘’生鸡‘’  ;硬梆梆它做?  ‘’实木‘’???------  跟随别人屁股后,  敲边鼓----反倒;  速消瘦10公斤  [一个月哦],   我又践行了一会把'身体置与度外----- 何以,  男 医生用肉眼; 描了描我, 答案是;   测血糖,   女医生说,   睡眠好不好,  说到点上了,  食欲是旺的,  增的;我又如儿时, 一餐‘’范‘’,‘’---咽  禽‘’;    三五碗,香甜-----[ 枉 伪 称 ]-----哦???     怎么会速瘦----犬内买的跑步机, 新鲜感一会,一过,  从不涉足了.  我又一会尝试了; 不要看不起工人与农民----先王[毛泽东]---是伟大的, 狗咽残惨的   ‘’二尾‘’    太上皇呢? 忧郁,就是周游列国, 美女如云-----心不甘哪。  我还是想念儿时的--- 蓝天与白云,与我养过的几只鸭子,可聪明灵利----把蛋生在窝里, 可吃的呢, ‘’河床里‘’得---- 每逢雨水来临, 鸭子特陶醉, 你要它上岸, 回窝里, 它们哪?张大嘴巴朝你, 咯,咯,咯,‘’认识‘’ 我----- 足以明证;  人治?‘  必网’, 还会很惨? [不是迷信哦]? 是风水铸的定。前‘’苏联’的老大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我刻意地减过肥的  [  我从不在乎形象,不修边幅的----]~~~ 酒量从一斤多[白的,曲香酒,偶尔是武进的粮食白酒? 特香特醇,[七十年代初页么]---- 今日还是一斤多,含水份了,  度数降了不少,  似乎没有酒,  点击不了的,   好多胡言乱语;   是在酒后抛掷出的, 只不是 推辞---法律的责任还是必需承载的?也是历史赋予的职责------
                                                                                               4
    近代文学概论的编著者;[  我国新生代文学概论的奠基人];  童庆炳说,有人把一生的心血凝聚成一首诗,几行的分项, 一句话; 留存与世-----

 诗歌的脉搏;  就在与, 比喻, 夸张, 托物言志~~~ 直抒胸意------村上春树说,永远与现况保持一姿~~~很难, 不易哦-----
                                                                                               5
     我早已度过了要我入团~~~入‘’裤裆‘’的岁月  [  入裤子裆,有意思  1973年,那个身材匀称的[ 团支书]],二只似黄岩的密菊样的眼眶,迷起来呢,一条缝------她暗示吾; 只有先入裤子裆,做官,必经之地,之路 [那时不懂,今日也不明白---从前不明白,至今依旧想不通? 入裤子裆做官,已是过去的事,今日照例? 多么美妙  [  不是美女如陨石, 就是烧公鸡一群----]??? 我不后悔, 到觉得踏实, 舒坦, 自己错了, 还要求犬內与子,照猫我法画虎~~~,因子不可改。
                                                                                                 6
    我常忘了岁月的流逝, 斗转着星移, 从不做展望; 昨天与今日, 更不去想明天会 不会    ‘’炸地‘’;熔化。      二代先王还在世, 它们不觉得‘’对不起‘’  ; 它们的老子?    一个 到是早期的革命裆人,   它们永不会觉得羞耻,   回心转意, 反到是处处;想方设法,推荐它们[继承人];遗迹的继承者 ----似乎更舒坦了? 那能呢? 纠葛纠集, 忧心忡忡----在永不翻案下地狱后? 不能忘怀忘却洗脚的‘’鹏‘’。恰似的  ‘’当代大和呻‘’, 它的老子叫  李塑勋,他的儿呢?  ‘’ 牢‘’一代的贪得无厌的总司令,总后台-----祖国在望, 就在于能不能给奴隶做个交待, 只答卷实实在在的是分水的岭。 
   这答卷为期不会远, 但我们不希望前苏联老大哥似的;真的,很惨-----

             草与10月7日晨                     改膏与  10, 17,     再改‘膏’与即日晨3点零   再次校对2018年的新春之晨曦。

                                                                                                     7
 不知何顾, 我还是惦念着诗歌, 不是我的; 诗歌与人类的命运已连体,----间或 ---早已淡忘了, 有位当代大作家说过的一句话, 人人都可做作者, 诗人,只不过是蔑视, 还是虚伪地真心话?---诗人,边缘~~诗人,是因封建思想在与进步事业做最后的一搏, 它们用恐吓,围堵,贬低---- 导弹打蚊子, 它们也许觉得, 成本高,‘’兽‘’效甚微,它们唯一还管点用的, 降低诗歌的‘’版税‘’与待遇, 它们此招真管庸-----
                                                                                                    8
 我平生从未参与过任何诗歌讨论会, 但从各类图文并茂里的'凸现', 不是气锅鼓, 就是轰堂大笑---诗人大多是浪漫的;   夹层逢生, 脉搏无穷。她们是人类进步事业的推动者, 掘幕人,  它们明白了  裆?   回光返照,     决不会长久地邪魔 ~~~~~~



                      草与10,9,晨.


   我不知道, 世上有没有不做梦的人, 一个城市做做梦, 无关紧要,  至多被它迷路, 问讯; 不是摇头就是微笑-----或许听而不闻???假若一个国家做梦, 没想到过;用字是改动了, 本意还在----

                                                         草与10, 12 , 晨 。
                                                                                               
                                                                                                      9
 

以鲁迅的横眉冷对千‘’指浮‘’指, 我愿俯首甘为儒子牛为指针。


                                                                                         草与,  10,13,子时

                                                                                            再次改搞与;10,20子夜。



每当我      看到您

稀疏的白发  愈来愈

枯燥  我的心头说不出什么   滋味

您是共和国第一代

炮声隆隆  战歌 飞扬 

信仰  觉悟 热火朝天

大运河     你的坡岸

弯弯曲曲     斜坡底

流淌过多少       唉

奴隶的          汗水

那是             辛酸

谁会想到  哭泣的泪

是谁        谁

你为何用       奴隶

的                泪水

抚育我       滋润我

的小嘴   如今的我

只能看着您      约

颤颤 与       微微
                                                                                                                    
                                                                                                                 10
   此分项, 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 能不能算作‘’诗‘’,心里没底, 笼勃的大诗人太多太多, 套用‘’杨大诗人‘’的 标准, [只一篇可作博文了]? ??心里还是没底哦。

  诗歌, 我的理解是, 诗就歌, 歌必需与诗融会贯通, 我从不‘’字洒句酝‘’, 诗歌是从心地里的流露,诗与歌有机的组合; 沉淀的结晶。
                                                                                                           
                                                                                                                   
 
                                                                                                                  

----                                

                                                                                                                     11
草草地奉上急就章,久已不出勃了----似乎那坚韧不拔还在; 那不是‘’分行‘’, 是血和泪的‘’ 空塑‘’---似-雕刻---[ 别林斯基说;诗歌要象雕塑似的‘’刻画‘’--勇士击的剑,; 仍然,距离不是不小哦,遥远着。    我在想; 假如地球不会融化为‘’饼‘’,或许;  还应做点小事,  虽然做的微不足道, 只要给只世间做点 有益的,  让我们的世间真美好。


                                                                                                                 
   真衷爱着祖国, 就如忠诚与母亲一样。但我感到无措, 只无措并不在与我, ‘’堤网‘’  麻木[误‘’各‘’]---- 由它去吧; 由它们去吧 ;玩世不恭吧.






主教, 草与即日晨。




 






13

鲜花

路过
2

握手

鸡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回复 刘源春 2018-9-6 21:03
主教先生,希望看到更新!
回复 刘源春 2018-9-4 21:04
专程看望!
回复 刘源春 2018-9-3 19:17
看望问好主教大人!
回复 刘源春 2018-8-31 20:41
看望问好!
回复 刘源春 2018-8-30 21:20
专程问候!
回复 刘源春 2018-7-22 17:12
问好!
回复 刘源春 2018-7-21 16:04
在一起!
回复 刘源春 2018-7-17 15:38
主教先生近好!
回复 刘源春 2018-7-11 12:46
dazhujiaohao大主教好!
回复 刘源春 2018-7-8 15:21
看望大主教!
回复 刘源春 2018-7-5 15:33
看望问好主教大人!长长一篇热情洋溢,感动感激感谢!
回复 刘源春 2018-6-2 21:48
能不能给大主教先生提个建议,通过我的观察,主教先生是个很具文才的人,但主教先生写文章好像在故意敲一些错别字,有意写一点文法不通的句子,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又折磨前来读博的人啊!现在又不是清代文字狱频生的年代,这样写有这个必要吗?所以劝主教先生不要这样,好吗?期望着!
回复 龙迷侬迷 2018-5-4 06:19
问好,学习
回复 葛维亚 2018-4-30 07:01
“五一”劳动节快乐!
回复 king炀 2018-4-27 09:12
回复 刘源春 2018-4-20 11:54
问好主教先生!
回复 毛祥妹 2018-4-14 09:17
老师风趣幽默!文章内涵丰富!每次留言别出心裁!为老师点赞!
回复 大主教抱娇娃 2018-3-23 08:45
无所求: 小年已过,大年将到。祝福先生新年快乐安康!
谢谢无先生的关爱, 我似乎把每天当作年过,因果关系; 人生苦短,只世界似乎离我期望,似近似远, 容不得把持,中啊。.

我似乎处与对应诗歌的‘’休止期‘’[我所图抹的顺口流,几乎不可算做诗歌的],我觉得,人的[天敌]是‘’自我‘’,错也是一步,对也是一举一足-----世界花团锦簇,繁花似锦,学习,积累之余,偶尔写一点词不达意的心德与体会,难免涕笑姐飞, 期望不多,希望空白, 充裕人生, 尽我微薄。

                                     主教
回复 大主教抱娇娃 2018-3-23 08:21
钟爱西北: 主教老师的特色自成风格。尽管很吝笔墨不怎么写,但每看一次,比如跟帖,感觉 亲切不已。问好!
是的,春回大地,勃勃生机, 博不起航,似乎那里出了吻题, 调整药物, 收效甚微,没专制的保育医生,我所御用的朗中, 他 [她]们大多关怀备至与我, 她们的热情,细致周到地为我号脉,我,过意不去------仍然, 大夫的话,基本遵从, 唯独烟不离手, 酒不离口,未听从大夫的劝戒,我之过错。三分治,七分养,把持不住[大忌]------人生苦短,沧海桑田,曾几何时, 念想畈依佛门,其一未曾,母亲年迈,还要[尽力护航],其二,离不开药品, 其三, 俗家未能‘果成’,由此而来,不甘沾勿佛门-----
         
春光明媚, 鸟语花香,祝福祖国,蒸蒸日上-----


                                                  主教
回复 钟爱西北 2018-2-27 21:22
主教老师的特色自成风格。尽管很吝笔墨不怎么写,但每看一次,比如跟帖,感觉 亲切不已。问好!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6-17 18: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